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二章 新的开始】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上一章:【第一章 初雪之日】

【第二章新的开始】

 

Cloud的星痕痊愈已有三周。今天当他结束工作回到第七天堂时,已经很晚了。

 

推开酒吧大门,Tifa正安静地坐在吧台后,面前摆着一杯尚未动过的酒。她紧握着自己的双肩,头低垂着。克劳的进来的时候,Tifa并没有看向他——甚至连往常的问候声也没有。Cloud觉得不安,这一天发生了什么事?

 

他悄悄地把包裹放到吧台上,静静地在Tifa身边坐下,端详着她的侧脸。十几秒过去了,Tifa仍然没有开口。Cloud终于试探地问:“Tifa,怎么了?”

 

Tifa没有转过头来,她的手握得更紧了一些,她张了张嘴,又闭上了。Cloud不知道她会不会开口,但最后,她的问题让他放松了下来。

 

“你爱我吗?”

 

Tifa第一次问他这个问题是在数月之前,那时候他正在睡觉。当他听到Tifa的声音的时候就醒了过来——他意识到了刚才的问题是什么。然而,看到他睁眼,Tifa马上改口问他爱不爱Marlene。

 

Cloud知道自己对于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毫无疑问,他深爱着她。可是,这个问题出现得太突然,他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

 

他可以回答的,虽然Tifa不知道他已经听见了——但他心乱如麻。在心底里的一块,他对自己感到异常愤怒:为什么Tifa每次问他类似的问题时,他都会变成一个不敢回答的懦夫?

 

现在,这个问题更像是一个恳求——Cloud回过神来。回答这个问题很简单,一个字就够了,即使现在他还是有点不敢承认。但如果他再次令Tifa失望该怎么办?如果Tifa意识到她自己的心意只是白费时,他和她之间的关系将会变得怎样?

 

Cloud不敢朝那方面想,他不敢想象失去Tifa的生活。

 

他已沉默的太久。Tifa摇了摇头:“没有关系。”她终于转向Cloud,脸上露出一个勉强而虚伪的笑容。别人或许看不出端倪,但Cloud永远可以:Tifa的眼神中只有孤独与落寞。然而,她的声音很镇定:“我只是有点累——别担心。”她站起身,向楼上走去。

 

Cloud全身上下都在对主人叫喊着,要他马上追上去。但他只是呆坐在那儿,恐惧像胶水一样牢牢地把他粘在椅子上。

 

现在一切都太迟了——他总是太迟了。

 

就在Tifa卧室的门关上的那一刻,Cloud总算采取行动了。他抓起包裹,慢慢走上楼。然而当他听见Tifa房间里传出的一个单音节的抽鼻声时,他停了下来。虽然那并不意味着Tifa一定在哭泣,但它犹如狠狠的一拳,把Cloud所有的勇气打散。

 

他一边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边想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他总是一直伤害着Tifa?他到底是怎么了?这不是Tifa应得的回报。

 

但至少,她没有现在的他痛苦。

 

Cloud对Tifa的那个问题感到有一点点失望——她该知道他是爱她的,这无需说明。但他对没有勇气回答的自己更是失望透顶。现在他的生活总算有了一些平静的样子,他已经回来了,回到了Tifa和孩子们的身边。自从他回来后,他可以更轻松地和Tifa聊天,可以和孩子们重建他患上星痕前的、像一家人的生活。他想和她们在一起——他只是不知道在某些方面应当怎样迈出那一步:就是他一直想实现的和Tifa的那种关系。

 

现在,Tifa正向他索求他愿意给她的东西,但Cloud就是不能让自己说出那至关重要的一个字。

 

——————————————————————————

 

Cloud现在得回学校去找Denzel,但他要先去一趟第七天堂,确定那里平安无事。他希望不管学校放生什么事,都不要牵扯到酒吧。可他知道他和Tifa的生活是怎样的——不管他们喜不喜欢,他们是走到哪里都会引人注目的那种人。

 

Cloud也不想把Marlene孤零零地留在医院里。天知道那是什么样的手术,如果发生了什么事,而他又不在医院怎么办?万一医生给他带来最坏的消息……

 

Cloud深吸了一口气,觉得有些头晕。他快速下了决定,然后起身向服务台走去。那儿有很多人正在打电话,忙着安慰恐慌的人们,或是整理纸张材料。过了好一阵子,Cloud终于得以接近一个正在打电话的妇女。她向Cloud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他等一会儿。

 

“抱歉,女士。这里没有那个名字,但我们正在尽力把它们分类——当然,我完全理解。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不幸的事——对……”

 

或许电话那头的人的心情就像Cloud一样无助和孤独。

 

“你等会再打回来好吗?或者直接来医院也行,再见。”接待员匆匆的挂了电话,转向他,“有事吗?”

 

Cloud把那块带有“27”数字的铭牌交给她:“我想登记——”

 

“病人以前来过吗?”

 

“嗯。”

 

“那告诉我名字就行了。”她说。

 

“Marlene·Wallace。听我说,她正在动手术,我要出去一会儿。我留下我的手机号,如果有她的消息,请马上打给我,好吗?”

 

“你的名字和手机号?”

 

当Cloud说出自己的名字和手机号码后,那个女人呆住了。她睁大了眼:“Cloud·Strife?”她嗫嚅着重复,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旦有事,我会马上告知你的,先生。”她说。直到Cloud走出医院,她的目光还停留在他身上。

 

Fenrir还在原地。Cloud上车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是Tifa吧?然而,屏幕上还是Yuffie的名字。

 

他打开手机:“Yuffie,我正要离开学校。”

 

“Marlene没事吧?”

 

“手术中。”Cloud简短地回答。他点燃发动机向第七天堂疾驶而去,“我不知道她现在怎样了。我得先回酒吧,然后再去学校——Yuffie,这是怎么回事?”

 

“怪物袭击。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有计划的。”

 

Cloud的手机发出“哔哔”声。“我挂了,有人打进来。”Yuffie还未来得及回答Cloud就掐断了线,然后Barret的怒吼声响彻他的耳际。

 

“这他妈怎么回事?!Edge的学校怎么塌了?Marlene她——”

 

“Marlene在医院。”Cloud在酒吧前停了下来,“我还不知道Tifa和Denzel在哪里,打给Yuffie吧,我挂了。”他关掉了Barret愤怒的抗议声。他知道Barret只是过于焦虑,但他也一样,而且他现在也不想应付Barret的怒吼。

 

第七天堂一切如常,只是大门没有上锁。Tifa很有可能是得到消息时就冲了出去,甚至没来得及锁门。

 

学校是Cloud的下一站。那儿还是和他刚去的时候一样混乱和忙碌,不过残垣断壁间的火已经被扑灭了。几个人正指挥着一台挖掘机清理挡路的碎石和砖块。Yuffie也在现场。她正没耐心地走来走去,一边在电话中告知Barret现场的情况。Cloud刚下车就被她看见了。

 

Yuffie叫道:“Cloud!我正想打给你!我觉得我们找到Tifa了——或许至少找到了她的手机。”

 

“什么?”

 

“我重试着联系Tifa的时候发现了她的手机——”Yuffie指向挖掘机正在清理的一堆乱石,“我开始以为是听错了,但我再次拨过去的时候,它又响了起来。”

 

Cloud向那边看去,他的呼吸窒住了。那里充塞着大量的残骸和碎片,二楼的大部分都在塌在了那个地方,还有人能在其中活下来吗?

 

为了不让上方的断壁再次坍塌,清理工作进行得很慢。Cloud也帮着移开各种杂物,突然Yuffie叫了起来:“Cloud!”

 

Cloud马上向正俯身察看情况的她跑去,两人合力拉开一块碎石板后,下面的场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两块自上方坠落的天花板刚好搭成了一个小小的遮蔽物,保全了其中的三个人的生命。

 

Tifa趴在两个男孩子的身上,用自己的身躯护住了两个脆弱的生命。Cloud看见其中一人正是Denzel,另一个是Denzel的好友之一,Izzi。三个人的身上都盖满了尘埃和瓦砾。

 

Izzi只有眼睛在转动着:“救救我们!”

 

“我们一定会把你弄出来。”Yuffie向他保证。

 

Denzel低低呻吟了一声,一只蓝眼睛微睁开来,神色迷茫:“C..Cloud?”

 

“撑住!Denzel。”Yuffie说,“我们马上把你送到医院去!”

 

“嗯……”

 

Yuffie留在了学校,她说她会告诉Barret现在的情况。在去医院的路上,Cloud和Denzel短暂地谈了一会儿。Denzel有些眩晕,但神志清醒。他的左臂弯成了一个诡异的角度,显然已经骨折了。他飞快地描述自己的所见所闻:“Cloud,那是一只怪物,很大很大的一只!它喷着火撞向学校,大家都在尖叫。我和Izzi被掉下来的天花板挡住了,没有受伤但是出不去。然后Tifa来了,我听见她叫我,Tifa把我和Izzi救了出去。就在我们要冲出门的时候,一大块天花板从我们头上垮了下来,那个时候我伤了胳膊。”Denzel的语速很快,他一边讲一边发抖,“我们什么都看不见,Tifa挡在我和Izzi的上面,我和他都清醒着,但我们动不了,呼吸也很困难。Tifa一点儿声音都没有,我的手臂很痛,然后我就昏了过去……Tifa他没事吧?”

 

(我不知道……)

 

Tifa一动不动,脸色苍白。她的头上肿起了很大一块,除了那里,Cloud没有在她身上发现其它伤口,可他不知道Tifa是不是受了内伤。

 

“Mar…Marlene怎样了?”Denzel问道。

 

“她也受伤了。我…我不知道。”

 

“可她还活着吧?”

 

“嗯。”Cloud马上回答。

 

“你看见Aria(ACC中拉着Denzel去卡车的小女孩,笑~)了吗?”

 

Cloud希望他可以做来点什么来削弱一些Denzel眼中的恐慌,但对于这个问题他也只能摇头,“没有。”

 

他们到了医院,Tifa和Denzel马上从他身边被送走了,就像Marlene一样。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等待。

 

Cloud坐在长凳上,像严重的幽闭症患者一样呼吸困难。他厌恶这种地方——医院、实验室——他们把Cloud最不愿想起的东西从记忆深处挖了出来。他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太过尖锐和刺眼,甚至耳中传来的旁人的低泣和说话声也是扭曲的——他简直要疯了。

 

Denzel不久后就回来了,他的情况还算不错,除了左臂。他的胳膊挂在吊带里,骨折处被修正了。护士告知Cloud,Denzel可以出院了。Denzel没有说话,他在Cloud身边坐下,蜷缩成一团——又脏又皱的衣服已经换成了医院的灰白色病服。他的表情隐隐有些绝望。

 

“她们会没事的,对吧,Cloud?”Denzel终于问道。

 

Cloud知道他只是过于害怕想寻求安慰,可他无法回答“是的”。如果她们有事怎么办?如果结果和他向Denzel承诺的刚好相反……

 

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搂住Denzel的肩膀。Denzel眨着眼看着他,然后慢慢地靠在了他身上。过了一会儿,他低声说:“没人能告诉我Aria在不在这里。”

 

当带走Marlene的医生从手术室出来时,等待终于被打破了。

 

“Marlene·Wallace?”她还没说完就看见了眉头紧锁的Cloud站起身来。她对他微微一笑,Cloud勉强扯了扯嘴角。

 

“她还好吗?”

 

“还算不错,”医生说,“她身体里嵌进了几块金属片,我们取了出来,给她包扎了伤口。这孩子很幸运,她差点就被刺穿了脾脏,现在她还在全身麻醉中。不过如果你想的话,可以和她坐上一会儿。她已经被转到八楼的六号病房了。”

 

Cloud整个人都松了口气,不停地点头。Denzel用力地拉着他:“我们去看Marlene吧。”

 

Cloud告诉了服务台他和Denzel的去向,以便能及时得到Tifa的消息。刚进病房,Denzel就挣脱Cloud,跑到Marlene的床尾坐下。Cloud也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静静地注视着Marlene,看着她的随呼吸起伏的小小胸膛。

 

有多少孩子在这场事故中丧了命?如果他当时在家里,或许他就可以做点什么而不像现在这样无能为力。

 

突然,门口传来的大吼声击碎了房间里的平静:“Marlene!!”

 

Cloud转过身,看见Barret冲了进来。他站在床边仔细的检视了Marlene一会儿,转向Cloud怒吼道:“妈的!你居然让她受伤了!”

 

Cloud暗自咬紧了牙关——不是只有Barret才关心Marlene,他确实是Marlene的父亲,但Cloud在Marlene还是个小不点的时候就开始照顾她了。他是看着她长大的,他爱Marlene,就像爱自己的女儿。

 

他冷冷地回答:“我带她来医院的时候可没看见你在这里!”

 

Barret怒视着他,但他的目光中并没有危险成分。他并没有生Cloud的气,他只是埋怨自己:Marlene受伤了,而他却不能阻止。

 

Cloud也未来得及,他并没有保护到Marlene,甚至没有保护到任何一个家人。

 

“你不能一直都护着别人安全,Cloud,没有人可以做到。我知道过去的事情让你害怕,可是你不能再怀疑自己了。”Tifa对他说过的话回响在他的脑海中,他深吸了口气:要是一切都像那么简单就好了。对他来说,不问自己“如果”简直是不可能的——如果他当时在现场…如果那天孩子们正好没有去学校…如果…如果…

 

“Tifa怎么样了?”Barret问。

 

克劳恩摇摇头:“我不知道。”

 

Barret的目光转向Denzel,他拍了拍Denzel的肩膀:“手臂没事吧?”

 

“没事。”Denzel坚定地回答。

 

在Cloud等待的时候,Yuffie打了两个电话来,Shera也打来了一个,甚至连Vincent也打了一个。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终于,有人带来了Tifa的消息。

 

一个带着写字板的女人出现在门口:“Strife先生?”

 

“嗯。”Cloud一边走过去,一边示意Denzel留在原地。

 

“医生想和你谈谈关于你夫人的伤情——她已经被转到这栋楼了,在十七号房。”

 

Cloud犹豫着。

 

“你去吧,我会看着孩子。”Barret告诉他。

 

Cloud一进房间就看见了Tifa,她正安静地躺在床上,好像睡着了一样,她的身上并没有挂着任何机器,Cloud希望这是一个好兆头。

 

医生微微鞠躬:“Strife先生?”

 

Cloud轻点了下头,他径直走到Tifa身边,静静地俯视着她。

 

“她还好吗?”

 

“她的头部受了伤。”医生并没有正面回答他,“她被刮中的部位有瘀伤,比这儿的大部分伤者情况要严重一些。我们会时刻关注她的情况,但瘀伤何时消散还得取决于患者本身的恢复能力——这对于这种类型的伤者来说很普遍。我们现在所能做的只有等待,等她自己醒过来。”医生对Cloud微笑,“我们会照顾好她的。”

 

Cloud静静地等医生离开了房间,然后他在床边坐下,牵起Tifa的一只手放在自己双手中轻握着。

 

“你做到了。”他静静地对Tifa说,“你保全了Denzel,Marlene也会没事的。”他俯身在Tifa肩上轻吻了一下,“很抱歉,我当时不在。”

 

Tifa没有回答,但他听见了脑海中Tifa声音的回响。有多少话他埋在心底不敢说出口?这些都是Tifa一直告诉他的。

 

“别再为不是自己的错而道歉,做好你能做的事,一直向前走,不要放弃,好吗?”


下一章:【第三章 陌生】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