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九章 彼此之间】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第九章 彼此之间】

 

“妈的,Cloud,你至少得笑一笑啊!”Cid坐在他家后院中的长凳上吼道。

 

Shera提议说在她家后院举行Cloud和Tifa婚礼,大家一致赞成。Tifa说她不在意举办地点,也不想要盛大奢侈的婚礼。虽然Yuffie告诉过他们可以在Wutai结婚,就在Rocket镇之间,但Cloud完全支持Cid和Shera。 

 

Cid还在对Cloud喊:“Tifa真的要嫁给你这混蛋了啊!活见鬼!你知不知道这可以让很多男人——” 

 

“嘘!要到点了!”坐在Cid身后的Yuffie猛地一巴掌拍在Cid的后脑勺上,“而且,如果有人在你婚礼上这么说话——噢!到点了!大家安静下来!”她激动地从长凳上跳了起来,完全没注意她才是最吵闹的一个。 

 

Cloud看见Denzel和Marlene从屋内走了出来,两个孩子面带笑容,他俩顺着铺在长凳之间的地毯来到Cloud的身边,分站在两侧。Marlene低声对Cloud说:“Tifa真漂亮。” 

 

然后Tifa从屋里出来了。 

 

她赤着脚,身着一件样式朴素的白色婚纱。Cloud的心脏急剧跳动着,他开始感到呼吸困难。这一瞬间,巨大的喜悦占据了他的全身,以至于他开始有点害怕眼前的情景都是不真实的幻觉,但当她的目光与他相遇时,他看见了她闪耀着无可言状的美丽的幸福笑容。周围一切都消失了,他只是在想自己有多爱她。 

 

他为了这一天,上过刀山,下过火海,但当Tifa站在他身边,对他低语“我爱你”的时候,他觉得过去所承受的一切痛苦、悲伤、恐惧、担忧……都是值得的。 

 

主持婚礼的Reeve对这对新人微笑,小声说:“到时间了”,然后提高音量宣布道:“朋友们,今天我们汇聚在此,共同见证过去我们不知道会不会有的时刻的到来——Cloud Strife和Tifa Lockhart的婚礼。” 

 

Barret嗷嗷地欢呼起来,Yuffie马上“嘘”地警告他闭嘴,但她的声音大小足以和Barret媲美。Cloud和Tifa都忍不住笑了起来,但他的目光不曾离开过Tifa。 

 

她是他一生中所见过的最美好的事物,但即使现在他就和她站在圣台上,他也有些不敢相信这确实发生在了他身上。 

 

就在此刻,就在这里,在朋友们面前(还有两个不知道为什么成功混了进来的不是朋友的朋友,Reno和Rude,他俩正躲在一排座椅之后。),他与Tifa携手,对彼此立下自己的誓言:无论是光明或黑暗,幸福或磨难,痛苦或欢乐……他或她都会与身边之人一起走过。 

 

誓毕后,两人交换了戒指,然后在观众们的鼓掌喝彩声中长久地拥吻对方。

 

Cloud凝视着Tifa,传入他耳中的喧闹声变得遥远而模糊。她的黑眸中闪动着喜悦的泪光,借着眨眼的机会悄悄地流下她的脸颊。Cloud温柔地拭去她脸上的泪痕,再次低头吻她。 

 

“我爱你。”他在她耳际呢喃。

 

“我爱你。”她抱紧她,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但Cloud知道她想说什么,“谢谢你”。

 

“嘿!你们两个过来好吗?不然我们没法切这个该死的蛋糕!”Cid叫道,“你们待会儿可以找个房间,别的地方也行,随便你俩在哪做——”他硬生生地刹住了,因为Denzel和Marlene都在盯着他,“呃,赶紧过来!” 

 

Tifa颊生红云,Cloud觉得自己可能也一样。他低声说:“那,看来我们得过去了。” 

 

“切蛋糕,还是**做的事?”Yuffie突然就从这对新婚夫妻的旁边冒了出来,“你们再不切蛋糕的话,我就直接用手吃了——或者干脆钻进去也行。” 

 

“蛋糕。”Cloud和Tifa异口同声。 

 

Yuffie只是摇头:“你俩真令人纠结,知道不?唔,好吧,总算可以在今晚解决了!烤肉已经上架了,然后——” 

 

“如果我们把她捆起来丢进Cid和Shera的房间里,你觉得她会闭嘴吗?”Cloud悄悄地对Tifa说。 

 

“嘿!”Yuffie叫道,“我听见了!”她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怀好意的笑,“你们不会有空把我捆起来的,省省绳子吧,你俩还得去度蜜月呢。” 

 

Cloud和Tifa直接无视了她的发言,走去切蛋糕了。按照仪式,新郎和新娘切下一块蛋糕,相互喂入对方口中。Cloud一不小心把一块奶油抹在了Tifa小巧的鼻尖上。她抬头,无可奈何地看着他。 

 

被笑声和幸福感环绕的Cloud在想,他所做过的一切,是否足够换得这一刻。

 

——————————————————————————

 

Tifa回家后,Cloud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又有些说不出口的陌生感,但他努力不让自己显露出这种情绪,现在他必须要保持头脑冷静,这是为家人,也是为他自己。

 

他曾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一个失去了记忆的Tifa,但两人度过回家的第一天后,看见她自然而然地陪Marlene坐着,给Marlene盖上毯子之后,他越来越确信她仍是那个Tifa。当Tifa取过他手中的拖把,愉快地主动帮他打扫干净乱成一团的洗衣间时,有一种像是宽慰的东西抚慰他内心深处平静了下来:这的确是以前的Tifa会做的事。直到那一刻他才明白之前自己到底有多么焦虑——Tifa会不会变得和他熟悉与深爱的那个女人完全不同。 

 

事实上,待在变形的洗衣间里反而是是那一天中他最愉快的时间,因为Tifa比这一周都要放松得多。最好的是,她确实记起了什么。从她的言行举止中他看出来,Tifa还在。现在至少她的一段记忆已经回归了,他终于可以允许自己相信她或许真的可以痊愈。这是个好兆头,他们可以再次重聚。 

 

接下来的晚上过得相当顺利——起码刚开始可以这样形容。Tifa用加热的洗涤剂漂净了大部分染上红色的衣服,然后又清理干净了洗衣间,但时间拖得太久了。当她终于想起把Marlene的毛衣从烘干机里拿出来的时候,它已经变得皱得不成样子了。她一脸紧张地将其示意给Cloud看:“我毁了她的衣服!” 

 

Cloud唇角抽搐:“你还只是弄皱了一件衣服,我把整个洗衣机里的衣服都给染色了。” 

 

Tifa并没有被逗乐,她看上去更沮丧了:“我应该想到的,我——”她摇着头。 

 

“Tifa,没关系的。” 

 

她并没有放下心来,而是在接下来的清洗中变得更小心仔细了。洗完衣服过后,她帮Cloud打开早些时候搬到吧台后的装有供应品的箱子。这种家务活让Tifa感到很舒适,它可以使她更加熟悉这个曾是“她”的家的地方,也有更多时间和Cloud闲聊。她避免任何严肃的话题,尽量保持一种轻松的气氛。他也无声地配合着她,和她讲了几个关于朋友们的趣事,有两次他都让她笑出了声。

 

晚上,Marlene和Denzel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客厅里玩游戏或是聊天。Marlene把自己的情绪控制得很好,那天Cloud只给她吃了一次止痛药——虽然他内心明了Marlene的心灵创伤有多生啊。小女孩尽力掩饰着,她一直都是那样。Cloud从停尸间回来,告诉她她的朋友Krki死讯的那一周里,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但她一直都强撑笑脸,这方面她就和Tifa一样好强。Cloud很担心她,也担心Denzel,焦虑几乎耗尽了他的心力。今天和Tifa在一起做一些家常活的时候,他总算是得到了一些情绪上的缓解。 

 

两个孩子该上床睡觉的时候,Marlene请求Tifa和她坐一会儿。因此Tifa和Denzel道过晚安后就去了Marlene的房间。Cloud下楼的时候听见他们轻柔的谈话声从房间里传来。 

 

或许今晚每个人都不会做噩梦了,这种平静的夜晚几乎可以用双手数出来。 

 

他正要坐下在睡前小酌一杯,突然发现了他在医院里带给Tifa的背包就放在门口,被那堆花束围绕着。想到里面可能装着Tifa换下来的衣服,他走过去把它拿到洗衣间,然后开始取出其中的衣物。当Cloud清到底部,抓出几件Tifa的内衣时,他的脸唰地一下白了。 

 

他把这玩意儿放进了包,带给了还在住院的她? 

 

Tifa正好在这个时候走了进来,看到Cloud手上拿着的那件情趣内衣,她顿时僵住了,红晕慢慢地染满了她的双颊。 

 

Cloud的脸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他一把将内衣塞回背包,“我、呃,我……对不起。”他把包塞进她手中,“我当时真的没有注意……”

 

Tifa紧抱着它,飞快地摇摇头:“没关系。反正……它们都是我的衣服……”她的音量逐渐低了下去,几不可闻。 

 

实在是太尴尬了,Cloud讨厌这种困窘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这种气氛很容易让他回想起以前和Tifa环游世界时经历过的那些糗事。 

 

“嗯……”Tifa把一束头发拢至耳后,“我有点……累了。”她犹豫不定地说。

 

现在,Cloud这周都在尽力不去想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如果和一个不记得的人分享一个房间,Tifa可能会感到不适;再者,作为一个和自己妻子同床的正常男人,万一不小心碰到了她,他很难没有一点反应。这一整周他都不能像过去那样握着她的手或是拥抱她,而且这些身体接触都是由Tifa最先开始的——温柔地轻抚他的肩头或脸庞——在他和她婚后的数月中,他已经完全习惯了这些带有家庭味的小动作。他也喜欢牵着她的手,将她拥在怀里吻她,或者只是安静地抱着她。 

 

(我不想面对这个。)他的脸抽搐了下,条件反射般地想。他没有太多选择,不是吗?恐怕两人都不愿面对这个问题。他该怎么做呢?避而不谈吗?不,他已经逃避了太久太久,他已下定决心不再逃避了。 

 

他收拾心情,打起精神说:“你可以在我们的房间睡,我去客房。” 

 

Tifa咬着唇,有些犹豫:“我……” 

 

“没事。”Cloud说。虽然显然不可能没事。 

 

Tifa移开目光,轻点了下头:“好。” 

 

两人沉默着上了楼。Cloud从他的抽屉里拿出几条长裤和一件T恤,抱起他的枕头朝客房走去。Tifa站在走廊里看着他的背影。 

 

“Cloud?” 

 

“嗯?” 

 

“谢谢你。因为……你总是这么耐心地帮我……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艰难。” 

 

Cloud转过身看着她,他喉头发干,说不出话来。如果Tifa记起过去是她一直都这样帮他,她还会感谢他吗? 

 

然而,他知道她会,因为她是Tifa。 

 

“你一直都是这样照顾我的。”意识到他的话可能会造成误解,Cloud解释说,“我不是说我在还你人情。只因为你……我……”他讨厌自己这个样子,这句话在以前应该很容易说出来的,“我爱你。” 

 

她凝视着他,然后迟疑地伸出手,轻碰了下他的手背:“谢谢你。”她低声重复说,“晚安,Cloud。” 

 

“晚安,Tifa。”他目送主卧室的门关上,然后倚在了客房的门楣上,叹了口气,合上眼静静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迈步走进房间,换上睡衣,倒在床上。 

 

虽然他已经独自一人睡了一周,但感觉仍不好受。不知为何,今晚的感觉尤其孤独。或许是因为现在Tifa与他仅有一墙之隔,又或许,至少,前几天他是睡在他和她的床上。不管为什么,躺着看着天花板,他只感到空虚与寒冷。距离上一次两人相拥而眠真的只有一周吗?他觉得过了好久好久。 

 

刚才的触感似乎还残留在手上,那是他唯一感到温暖的地方。

 

Tifa醒了过来,窗外还是漆黑一片。她迷迷糊糊地眨了眨眼,过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正躺在第七天堂的床上。 

 

是什么弄醒了她呢?或许只是做了个梦吧。 

 

Tifa呼出口气,转头看向床边的闹钟,上面显示是3:17.她调整了下睡姿,准备再次进入梦乡,但无论如何也睡不着。她伸了下懒腰,身旁是空的。她知道那里应该是Cloud的位置。她曾为晚上休息的地方不安过,但Cloud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要和她睡一张床。他是为了她着想,所以现在他睡在墙的另一面。 

 

一阵难过袭上心头,睡在他身边的感觉真的会有那么糟糕吗?可能会,但她不是还没有尝试吗?如果她不能相信自己,不能相信自己在过去所做的决定——虽然她已经记不起那些决定了——那她还能信任什么?如果她曾选择和Cloud厮守终生,难道她就不能放心地睡在他身侧? 

 

“我爱你。”他对她的耐心和帮助的解释温柔而毫不做作——她并没有回爱他的必要,他只是确定他爱她。她毫不怀疑这一点,因为每次他看向她的时候,他的眼神都在陈述这个事实。 

 

她感到很难受,因为她无法告诉他那同样的三个字。设身处地地为Cloud想想,她明白他要面临的未来是令人痛苦的。遗失了一份本该存在的爱情,或者有一份对方没有的爱情——她不知道哪种情况更糟一些。 

 

因为她,两人都在承受伤害,但她却无力改变。她只能一边迈步前行,一边努力地找出遗落在身后的碎片。 

 

而且Cloud……他还有太多她不了解的事。 

 

(我希望我能找出它们,不仅仅是听说——我希望我能记起它们。)他看上去是个好男人,这从他对待孩子、对待她的言行上都能看出来。 

 

她呻吟着用枕头捂住脸。她明天该做什么?后天呢?后天的明天呢?她又能做什么?她来这儿是因为她仅有这些:这座酒吧、这个生意、这个家庭。但她真的想要吗?因为太踌躇,或是因为太害怕,她从未正式地这样自问过,现在她必须正视这个问题。 

 

她想起Marlene,小女孩对她毫不排斥的接受;Denzel,他疑问的双眼;Cloud,他的耐心与关怀。她从那些记忆的碎片中抽得了一块,而且,她知道她愿意同家人一起重拾自己,她想做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想记起所有和Cloud相爱的原因。可如果她不能做到的话……她还可以再次爱上他吗?他愿意等她吗? 

 

只有时间才能告诉她答案,她也需要时间来适应自己的位置……不是因为她曾经是这样或者她应该这样做,她只是想这样做。

 

时钟指向4:32的时候,她不打算躺下去了。她静静地下了床,走出房间。既然睡不着,她或许能在大家起床之前把洗衣间里剩下的最后几件衣服洗掉。 

 

Denzel的房门紧闭,但Marlene的房间是开着的。她房间里的一盏小小壁灯仍在亮着。Cloud告诉过Tifa,它可以缓解Marlene的噩梦。Tifa向房间里瞥了一眼,Marlene正安详地睡着,然后她下了楼。 

 

洗衣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有来自车库的微光从门里钻出来,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音。她走进洗衣间向车库里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两条腿——毫无疑问是Cloud的——从摩托车底探出来。 

 

“Cloud?” 

 

车底响起一声沉重的撞击声,然后是低声的咒骂。Cloud懊悔地捂着前额从车底钻了出来。

 

Tifa捂住嘴:“对不起。” 

 

Cloud摇摇头,从地上拿过一块抹布擦拭双手,Tifa看到他的额间沾上了黑色的油污。她指着自己的额头:“你,呃,有——” 

 

—————————————————————— 

 

疼痛再次袭击了Denzel。即使痛的厉害,他也从来都尽量不告诉Tifa,他不想给她增加负担。Tifa理解他的艰难坎坷的过去让他想变得更加坚强,可她希望Denzel在难受时可以告诉她,虽然她能做的有限,但她愿意尽一切办法来缓解他的痛楚。

 

Denzel的小脸皱成一团,他抓紧身上的被子,呼吸急促。Tifa用干布擦拭他的额头,布上很快就浸满了渗出的黑脓。她轻抚着小男孩的脸庞,擦去他的泪水。 

 

她无力阻止死亡向Denzel逼近。尽管孩子的痛苦模样令她感到揪心的难过,可她会一直守候在他身边,尽她所能地帮Denzel与病魔抗争。只要能驱走缠绕着她孩子的病魔,她宁愿付出任何代价。

 

———————————————————————

 

Cloud揩净额头,把抹布丢在一旁,然后注意到Tifa仍然大睁着眼呆站着。

 

“Tifa?” 

 

Tifa轻触她的额头,指尖微微颤抖:“Denzel生病的时候,额头会流黑脓。”

 

Cloud也睁大了眼:“对。”他明白Tifa一定记起了什么。 

 

Tifa双眼紧闭:“他过去是这么难受……”另一段记忆,她有另一段记忆了…… 

 

“对。” 

 

Tifa睁开眼深吸了口气:“我……对不起,我不是想——我只是睡不着。”

 

“我也一样,”Cloud说,“我在给Fenrir做调校,最近的天气非常冷。”

 

他的摩托叫“Fenrir”?她看向那辆车,莫名地感觉这个名字很配。 

 

“呃,是啊,我……嗯……”她再次捂住前额,那片黑色依然是如此清晰,历历在目。

 

“你没事吧?”Cloud语气很平静,但焦虑的眼神显示着他的不安。 

 

“嗯,没事,我只是……没事了。”她仍有些眩晕。她打算过会儿就去把这段记忆写在日记本上。在睡觉之前,她已经写下了关于Marlene和噩梦的回忆。现在她又捞起了模糊的另一段。她感谢老天让她回想起来,哪怕很短暂——可她感觉这段记忆比前一段还要糟糕。 

 

Cloud看上去并没有放下心来,但他没有追问,而是转开了话题:“喝点咖啡吗?” 

 

“……嗯。” 

 

Cloud和她一人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坐在大厅里。鼻翼间传来的香味慢慢让她放松了下来。 

 

“你睡着了吗?”她问。 

 

“一点点。”Cloud耸了耸肩。

 

Tifa就着杯子轻啜一口咖啡:“我在想,我们要重新营业吗?” 

 

Cloud沉思着看了她一眼:“你想重新营业吗?”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做一些熟悉的事情,可能对我有帮助。医生说,我做的事越平常,我就更容易记得起以前的事。” 

 

Cloud慢慢点了点头:“好。我觉得我们应该从重新开店开始。然后,我会暂时留在家里,等到你可以自己照看生意之后我再出去做快递。” 

 

“但我之前是一个人做的,不是吗?” 

 

Cloud放下咖啡。“对,”他认真地看着她说,“但那时候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你知道哪种人容易闹出麻烦、哪种人被禁止进来,你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些爱惹事的客人。你现在还知道吗?” 

 

“我……不知道。” 

 

“那你还记得怎样战斗,怎么保护你自己吗?” 

 

“我不知道。我还没有试过。”

 

Cloud再次点头:“那从现在开始,我会帮你照看酒吧。反正Reeve已经在帮我做快递,就让他再忙上一阵子好了。” 

 

“好吧。你觉得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店?” 

 

Cloud略显疲倦地挠了挠后颈:“明天会召开为学校事故遇难者的追悼会,或许我们可以从后天开始。还是说,你觉得太快了?” 

 

“没有啊,就这么定了吧,我想快一点儿。你觉得我怎么才能弄清楚我是不是还有格斗能力?因为我已经记不起来了。” 

 

Cloud微微眯起眼:“我有点想法。你有时间的时候——” 

 

“就现在怎样?现在我好像就只有时间是用不完的了。当然,如果你还想维护Fenrir的话,我就去处理那些剩下来的衣服。” 

 

一丝微笑浮现在Cloud的脸上——眼中的笑意尤其明显。 

 

“我什么时候都行。”他凝视着她说,“来吧,让我们看看你能做什么。”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