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八章 重集】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第八章 重集】

 

“算了,你们不像慢吞吞的烧烤。”Yuffie不敢置信地摇着头,“你们俩简直就是还没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冻饭!你们已经订婚两个月了诶!这个月就要结婚的小两口居然还不同房?!”

 

“我真的不知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Tifa温和地回答。

 

Yuffie完全无视了Tifa的发言,自顾自地说下去:“我知道事况有些紧张,因为Deepground正在做垂死挣扎……”她莫名其妙地偷笑起来,“而且Shelke也呆在你那,而且——老天,虽然她可以在那种事情开始前就把气氛毁得一塌糊涂,但你们两个根本就没有开始!”

 

Cloud双手抱着头,他已经不打算向Yuffie解释什么了,他也没有告诉Tifa原因:在订婚后的三个月内,他并没有和她做成人该做的事。他可以把原因归结到他们疯狂的生活上——Omega危机确实让事态紧张了一段时间——但现在生活已经重回正轨,他明白那只是个借口。

 

或许他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处理事情,这不是第一次了。直到如今,他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只曾出现在梦中的美好居然变成了现实:他将娶Tifa为妻。这让他觉得犹自身处梦境。恐怕就算他和她站在礼台上的时候,他也会感到不真实。他要让自己相信这一切,他想要Tifa明白,他有那个勇气,只是他不想冒着——

 

冒着什么?

 

不错,他还一直为青年时期施加在自己身上的实验可能对Tifa造成的危险而担心。植入Jenova细胞,注射魔晄液……鬼知道Hojo还对他的身体动过什么手脚。

 

但……归根结底,他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向Tifa承诺“永远”之后,再向她索取,在那之前,如果他做了什么出格的事,他觉得那是对Tifa的亵渎。

 

Tifa…Tifa是他生命中神圣而美好的一切。虽然她曾被她自己生命中最艰难的一段日子击倒过,但她一直都是他的精神支柱,不论他给她带过多少麻烦,她都始终陪伴在他身边。

 

他还感到自卑。在他的二十多年里,和他有牵连的人都相继离他而去。他不想伤害Tifa(这种想法愚昧可笑,因为她比他所知的任何人都要坚强。),也不想玷污她(这种想法毫无道理,因为她已把他从黑暗的泥潭中拉出,用她的光明驱散了他的黑暗)。

 

如果他尝试向Tifa解释,Tifa可能也不会明白,但她并没有问,这件事对她就像无关紧要一样。他从未见过她这样开心的样子。他明白是自己使她快乐,但这种感觉对他来说陌生不已——他已经习惯了使她难过或者失望。

 

这样美好的日子能持续多久呢?

 

他尽力想压下心头的这个问题,但他避无可避。有些晚上,他睡觉时会再三安慰自己,坚定自己和Tifa在一起的信念和决心,再慢慢睡去;还有些晚上他彻夜难眠,一直都在想自己到底在干什么?自己是否可以让这份关系稳定下来——或者,还是会令她比以前更痛苦?

 

“你必须让你自己停止一直保护我。”

 

要真是说停就停那么简单就好了。笼罩在他心头的恐惧的阴云从来就不曾真正地散去。他曾一次又一次地从关于未来的噩梦中惊醒,然后他意识到自己必须学着去克制这种不由自主的猜疑。

 

接近婚期的一天天中,他都在与怀疑和动摇斗争着,无论是过去的还是未来的……他为Tifa而站,他一辈子都会为她而战。

 

即使这次的对手,是他自己。

 

——————————————————————

 

“我们清理学校的时候找到了一块鳞片,”Vincent解释说,“我们认为它可能是袭击学校的怪物掉落的。WRO的实验室刚刚对它做完了分析。”他从披风里摸出一页纸递给Cloud。

 

Tifa走到Cloud身侧,好奇地探头看着那张材料。上面写有半页的信息,很多地方她都看不懂,但她注意到了有“Jenova细胞”,至少这个字眼是她熟悉的。

 

“等下——Jenova细胞是造成星痕的罪魁祸首。”她慢慢的开口道,一边回想着她对这种疾病所了解的东西。

 

“鳞片的分析师展示了一幅奇怪的基因结构图,其中就包括有Jenova细胞。”Vincent说。

Tifa困惑地皱眉:“怪物携有Jenova细胞很常见吗?”

 

“可以这样说。这些年来,Jenova细胞已经被用于大量的实验中,”Vincent说,“它们也在Meteor扩散,这就是我们患上星痕的原因。即使是现在,也还有许多体内潜伏着Jenova细胞的人。星痕被治愈的时候,虽然Jenova细胞已经被灭活了,但它们仍残留在患者的身体中。Deepground之所以对那些患过星痕的人不感兴趣,就是因为这个。”

 

Tifa眉间皱成了一个“川”字:“Deepground?”

 

Vincent和Cloud交换了下眼神,Cloud转向她说:“Deepground是一个在去年被我们击败的组织。他们抓捕并杀死那些有‘纯净’血液的人们。Deepground停止对这里的攻击之前,我们把Marlene,Denzel和Edge城里其他一些孩子带到了别的安全地点。”

 

“对于目前的情报得出的结论,我们暂时还不能确定。但事情肯定不是偶然的那么简单。”Vincent说,“事实上,我不相信一只怪物会飞进Edge,随便攻击一座建筑后又飞走。”

 

“不管怎么说,应该不是一只普通的怪物。”Cloud赞同道。

 

Vincent点头:“我们还会继续调查的。”

 

“谢谢告诉我们情况,”Cloud说,“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Vincent从披风里拿出了一个手机,看着屏幕,他的脸上浮现出无奈的表情。“我会的。”他对Cloud说,然后接通了电话,一边转身离开了。在大门关上之前,Tifa听见他说:“Yuffie,我和你说过……”

 

Cloud和Tifa沉默地对视着,Tifa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她完全手足无措,或许她确实不知道现在的她该扮演什么角色。

 

Denzel的声音解救了她:“Cloud,我进不了洗衣间了!昨天那些快递委托人留下的东西还一直堆在门口。”

 

(洗衣间?)Tifa在对屋子的探索之旅中还没有看见过洗衣间。他跟着Cloud朝Denzel的声音的方向走去。Denzel抱着满怀的换洗衣服站在厨房旁边。这里有一大堆扎装满了东西的货箱。之前她想当然地以为这些是吧里的货物。

 

Cloud搬开最顶部的一个箱子,Tifa就看见了一扇被掩藏在后面的门,她上前帮Cloud把箱子一个个搬到吧台后面:“这些是什么?”

 

“酒吧的供应品。我在外面做快递的时候买了很多,现在看来,应该让它们散装的。”

 

清理完挡路的箱子以后,Cloud打开了洗衣间的门,它发出“吱嘎”的抗议声。

 

门里一片灾难景象:成堆的换洗衣物已经远超出了洗衣篮的高度,甚至快要盖住了地板。Denzel走进去把怀中的衣服放在衣堆上。

 

“我想对我们该清理这儿了,对吧?”Denzel问,“我连一件干净的衬衫都没有了。”

 

Tifa愣愣地看着那堆衣服,眨眨眼。Cloud则挠了挠后颈:“抱歉,”他说,“我没有想到…有这么多。”他急急忙忙地抱起衣服,把它们放进洗衣机里。

 

Tifa没有怪他,显然那段时间他们心里还有别的事。

 

“我来帮忙吧。”这可以让她忙起来,让她觉得自己有些用处——而且,说不定这些衣服中也有一些是她的。

 

在洗衣间的对面还有一扇门,Cloud忙着操控洗衣机的时候,她打开了那扇门,发现里面是个车库。早些时候她坐过的那辆车就停在里面——Cloud肯定是在她探索二楼的时候把车开进去的。此外还有一辆体积不小的摩托,几处上面放有工具的工作台。她还在角落里看见了一个拳击沙袋——这是她的吗?

 

她转过身,发现Cloud正望着她。

 

“家里还有我错过的地方吗?”

 

她的语气只是在半开玩笑,但Cloud认真地看着她:“有,但不是被箱子藏起来的那种。”他示意她跟上。Tifa关上车库的门,尾随他走入客厅。Marlene还在沙发上熟睡着。

 

“家里有两扇暗门,一扇在楼上的我的办公室里,还有一扇在这里。他们后面都有一条隧道,通往旁边大楼后面的胡同。”Cloud解释说,他推了下客厅一个角落里的木质墙板,突然墙上就凭空出现了一扇门。

 

Tifa瞪着它,然后走近了几步,更仔细的观察着。这扇门和墙壁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不仔细分辨很难看出来。Cloud再次按动机关,它又消失了。Cloud一边向她展示如何操纵机关,一边说:“进去之后,你只需要拉动里面的把手,就可以从内部关闭它了。”

 

Tifa再次按动机关,同时看向门口。一块地板平移了一米,然后地上出现了一个带有梯子的地洞。

 

如果抽屉里的那些拳套和Cloud讲述的那些过去还不算够的话,这又是一个表明关于她过去的生活特征的东西——普通人会他们的家里准备逃生路线吗?

 

“我们用过这个东西吗?”Tifa有些不安地问。

 

“没有,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Cloud带Tifa上楼,向她展示他办公室墙上的另一扇门,她近乎麻木地看着。

 

她过去的生活一定很疯狂。

 

不,她的生活一直都很疯狂。她压根儿感觉不到平静。之前一会儿是在讨论怪物袭击和Jenova细胞,然后就跳到了乱成一团的洗衣间,再一下又猛地转到逃生的暗门。

 

Tifa捂着脸,她头疼。也许是因为对于这些陌生事物的烦躁,或者只是因为脑部的瘀伤。她患上了间歇性头痛症,医生说这是预料之中的。

 

不管为什么,她现在只想躺下来歇一会儿,她有点……被击溃了。

 

打下盹儿可能会削弱她的头疼——或是困惑。正当她这样想的时候,一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尖叫从楼下传来,它像一把尖刀直扎入Tifa心灵的最深处。在她的好奇驱使她想一探究竟之前,脚已经跟着Cloud跑下了楼。

 

刚走进客厅,她就看见Marlene紧抓着盖在她身上的的毯子,正害怕地啜泣着。

 

Denzel也跑了出来,在Tifa身边站住,看着Cloud在沙发旁蹲下。Marlene紧紧地抱住Cloud,泪眼朦胧地在他耳边说着什么。

 

Tifa僵立着,发生在眼前的情景变得有些模糊不清,因为她的心境突然被卷入了另一个时空。

 

Edge城的一个晚上,Tifa躺在床上,新第七天堂已经快要完工了。她,Cloud和Barret已经工作了一整天,就连小Marlene也尽她所能地给工人们送水、帮Tifa做三明治、收拾整理工具。现在她就睡在Tifa身边。感觉到Marlene温暖的小小地身体挨着她,看着她的胸膛一起一伏,这种感觉非常舒适、令人安心。这些年Tifa所参加的战斗并没有带来光明,因为雪崩和神罗的对抗,导致无数生灵涂炭,但当她注视着Marlene的时候,她还是能在小女孩身上看到属于孩子的天真无邪,能够借此得到一些安慰。

 

她不清楚自己看着Marlene的睡颜有多久。Marlene突然开始皱眉,然后身体发抖。

 

对于噩梦,Tifa已不陌生——无论是她的还是Marlene的。白天,一个人内心的阴暗会被抑制在心底,但在深夜的某些时候,它就会出来作恶。

 

Tifa指尖轻抚Marlene的前额,希望可以帮Marlene驱散侵入她心头的阴影。就在她觉得见效的时候,Marlene猛地睁开双眼,尖叫着挣扎,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能清醒过来。她哭着钻入Tifa怀中,Tifa低声安慰她,一边轻轻地顺着她的头发。

 

就像平常一样,Marlene很快镇定下来:“Tifa?”

 

“嗯?”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要死呢?”

 

Tifa抱紧Marlene。这个问题她曾扪心自问过无数次,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一个满意的答案。

 

最后,她轻轻的说:“人们死去的原因有很多种。有些时候,人们会为了阻止非常不幸的事情发生而牺牲自己的生命。”

 

“你是说像阻止Sephiroth吗?”

 

“……对。”Tifa沉默了很久很久,回答道,“悲伤,是终结不幸的代价。”

 

Tifa急速眨眼以保持视线聚焦,她看见Marlene仍紧抓着Cloud,已经没有哭泣了。

 

那段记忆仍然在Tifa的脑海中闪动着,它所带来的情绪仍在她的体内激荡着:女儿睡在自己身边时的满足感;为Marlene小小年纪就负担这样多的感到心痛的感觉……她想起来了!虽然不多,而且显然不是愉快的回忆,但它确实存在。

 

在此刻,她想找个地方放松地哭一场——“回忆起她的生活”这件事对她来说总算出现了些希望,在这之后,或许会有别的记忆跟随而至吧。

 

Marlene放开了Cloud,抽噎着呼出口气,重新躺回沙发里。Denzel在她身边坐下,低声对她说着什么,小女孩点了点头。

 

Cloud注视了两个孩子一会儿,然后站起来走向Tifa。Tifa还愣愣地站在客厅入口。Cloud打量了她一下,问道:“Tifa,怎么了?”

 

她张口,但就在回答之前,洗衣间里突然传来砰砰锵锵的猛烈撞击声。两人赶到洗衣间,看见洗衣机正在剧烈震动着,已经平移过半个房间了……地上到处都是飞溅出来的粉红色泡沫和肥皂水。

 

Cloud急急地跑过去关掉机器,他一脸沮丧神色:“活见鬼。”他闭上眼深吸了口气冷静下来,然后取下一把在墙上挂着的拖把打算清理地板上的泡沫,但它们实在太多了,他的行为只是在把它们堆高而已。

 

“这里也有。”Tifa走进来,小心地避免自己在湿滑的地板上摔倒,她从Cloud手中取过拖把。

 

“哇!”门口传来Denzel的大叫声,他睁大眼睛看着洗衣间里的两个人,“好吧,现在我觉得洗衣间真的会‘干净’了。我去给Marlene和我弄点晚饭,好吗,Cloud?”不等回答,他就跑掉了。一会儿之后,厨房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

 

“帮我打开一下车库的门好吗?”Tifa问道。Cloud照做了,然后她把泡沫全扫进了车库里,这里的空间要大得多。

 

Cloud把洗衣机复位,问道:“现在怎么办?要是再用它的话又会出问题。”

 

Tifa微微皱眉:“或许我们可以在水槽里把衣服洗干净,再放回洗衣机里甩干……”

 

Cloud打开洗衣机盖,就在他拽出一手衣服的时候,Tifa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泡沫是粉红色的了。每件衣服上都沾有淡淡的粉红色的斑点。Cloud拿出了一件红衬衫,她看见他脸上的那种无法形容的表情,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仍然不明白原因是什么,翻译水平有限……有可能是洗衣机里的某件衣服被洗脱色了,大家脑补吧……)。

 

Cloud瞪着她,好像看着一个疯子,他的神情只让她笑得更厉害了。

 

“好吧,”好不容易止住笑声以后,她说,“我觉得我们有活干了。”

 

Cloud摇了摇头:“你不用帮忙的,这是我该做的事。”

 

“没关系。”Tifa从洗衣机里拉出几件同样染上了粉红色的衣服,把它们放进洗衣间的大水槽里,“这样我才有事可忙。”

 

Cloud没有坚持他的意见。两人静静地漂洗干净湿滑的衣服,再把它们放回洗衣机里。Tifa抽空偷偷地打量着他。她不能分辨出他在想什么,他的脸毫无表情,也不对上她的视线。她不够了解他——或者说她能回忆起关于他的太少,而导致她很难弄清楚他是生气还是沮丧,还是别的什么,她同样也不知道什么能让他开心,或者悲伤。

 

“呃……”过了几分钟,她慢慢的开口,一边漂着一件衬衫,“我…嗯…我想起了一些事情。”

 

她身边的Cloud僵住了,他转过脸,睁大眼睛看着她。

 

现在她看见了他的眼神,那里面有一些警惕,同时又充满希望:“什么时候?”

 

“Marlene尖叫的那会儿。我想起了——”Tifa犹豫了一下,说,“嗯,我想起了她做噩梦的时候。现在我算是找到一段记忆了吧。或许……或许以后我可以想起更多。”

 

Cloud凝视着她,她露出一个希冀的微笑。

 

自从她醒来见到他以后,他第一次对她回以微笑。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