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七章 相片和食谱】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这章一直说有敏感词汇... 好迷 希望没有影响到大家阅读

=====================

 

【第七章 相片和食谱】
 
Cloud不知道他在哪个确切的时刻下的这个决心,是二十几年的岁月和大量的决定让他的内心变得坚强起来,一步步坚持到如今——在Meteor之后,决定和Tifa建立一个家庭;在星痕危【机过后,决定回家;决定告诉她,他爱她;听她说他不能一直护着她;看到她似乎永远也用不完的耐心和无论发生什么也始终守候在他身边的不渝……所有的这些瞬间,在他的记忆里都是如此的清晰,仿佛它们就发生在昨曰。
 
是这些让他跨出了这一步。
 
这天很冷,天上飘着小雪。Cloud到家的时候看见Tifa正坐在门前的台阶上,雪落在她伸开的赤足上。他知道她肯定才出来不到一会儿。
 
Tifa扬起一个欢迎的笑容看着他关掉Fenrir的发动机:“嗨。”
 
Cloud模糊的说了句什么,算是回应,然后他慢慢向她走去。他刚走到Tifa身前,她就站起来伸出双臂抱住了他。她的脸比他要稍微暖和一点。
 
Cloud僵硬地站着,过了好一阵,他才回抱住她。他觉得自己简直要冻僵了,但并不是因为天气的原因。
 
他的心中仿佛有个声音在对他说,这不是适合做那种事的时间和地点,因为这里的氛围一点都不浪漫,甚至可以说是糟透了;但又有另一个声音告诉他,机会稍纵即逝,现在不做,以后自己可能就永远都没有勇气再这样了。事实上,这一天都在给自己加油打气,努力说服自己把想fǎ付诸行动。
 
“Cloud?”Tifa放开他,疑惑地皱眉,“你怎么了?”
 
Cloud依然沉默着,Tifa的眼神变得更担心了。她抬起一只手,wēn柔地抚过他的脸庞:“Cloud?”
 
她的触【碰终于给他的声音解了锁。
 
“我给你带了点东西。”Cloud的大脑一片混沌,他一边手忙脚乱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东西,一边说,“我、呃——这个。”他把它塞【进她的掌心,“我知道这还不够,我知道——”
 
“Cloud。”Tifa惊愕的声音打断了他,她凝视着掌中折射着银光的小小环状物体,“戒指?”
 
彼此的目光相遇,Cloud从她眼神中看见了混合着不敢置信的希望。
 
“Tifa,我——”天知道他有多么不善言辞。他从来都不是她的白马王子,相反,他只给她带来了负担和危险;他更不是谁的英雄,但——但他想要Tifa幸福。他明白如果自己一直都对她摇摆不定,那只会让两个人都在痛苦和泪水中度过余生。
 
现在他终于知道,任何可能发生的危险也决不能阻止他和她在一起。
 
他深xī了口气,直直地看着她,那双在他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美丽眼眸似乎正鼓励着他。
 
“嫁给我,好吗?”Cloud低语道,他的心脏仿佛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这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畏惧却又最幸福的决定之一。
 
Tifa扑进Cloud的怀抱,双臂紧抱着他的颈项,差点让他没站稳。她踮起赤【倮的足趾,抬脸望着他,眼中盈【满了闪耀的泪huā:
 
“嗯!嗯……”
 
——————————————————————————————
 
Cloud静静地打开【锁,推开了大门,Tifa跟着孩子们走进酒吧里。她仔细地打量四周:雅间、椅子、高脚凳、擦【拭得闪闪发亮的吧台和酒架,还有墙上的许多照片。她觉得照片本不该出现在一个酒吧中,但看到它们的时候她又莫名地感到快乐。吧里比她想象的要干净得多,甚至可以说是令人愉快,看上去,住在这儿似乎也挺不错的。
 
空气中的味道让她感到怀念,但并没有记忆浮出【水面。医生告诉过她味道是最能牵动记忆的东西,然而她脑海中并没有任何画面闪过,她希望它们可以出现——哪怕是一点往昔的碎片也好——这样她就有了重拾记忆的希望。在医院的曰子里她曾许多次怀疑过自己是否还有回【复它们的可能性,因为它们简直就像被从她脑中抹去了一样。可她只有选择相信还有康复的可能性,不管这个希望是多么的渺茫,这是她的最后一根稻cǎo。
 
Cloud和孩子们看着Tifa近距离地观察吧内的设施,墙上的照片只是纯粹地用作装饰,因为它们都是风景照。
 
“我们在这儿等着你。”Cloud说,他让孩子们先进一个雅间。
 
Tifa略带紧张地向他笑笑。没有旁人看着她观察这间屋子的时候,确实要感到没那么内疚——因为她居然连自己的家都不了解。
 
酒吧右边是厨房和一间带有一座长沙发的小客厅,里面有几把椅子,几条毯子盖在上面,一端放着几张小桌子。客厅中【央是一张很矮的大桌子,它被放在地板上的软靠垫环绕着。sè彩斑斓的靠垫看上去很暖和,上面有四处乱丢的枕头的huā纹。
 
这儿有几张照片——一张巨大的,包括她、Cloud、Marlene和Denzel的家庭照,然后另外几张是两个小家伙的。她凝视着那张家庭照很久很久,照片中的她看上去是那样的开心。她看进那个女人的双眼,感觉像是看着一个有着她的脸的陌生人,简直荒谬到了极点。
 
楼梯通往主生活区。梯井两边的墙上也挂满了相片。她一步步拾阶而上,同时一张张的仔细观察照片。这里有更多的家庭照,还有朋友们的留影。她认出了一些在她住院时曾来探访过她的人们,但也有一些她仍旧不知道的朋友。
 
看见相片中大笑或者微笑、抱着孩子或是和Cloud站在一起的自己,感觉依然十分古怪。墙上有一张似乎完全是偷【拍下来的照片:Cloud正站在她身后,双臂放松地环抱着她的肩头。他唇角微扬俯视着她,她闭着眼靠在他的肩上。
 
Tifa用指尖轻【触着这张相片,眨去眼眶中正企图成形的湿气。她深xī了口气,然后继续往上走。她打量着Marlene和Denzel在不同年龄阶段拍下的相片。看着一张Marlene不慎露【出两颗小门牙的笑容,她情不自jìn地微笑起来。
 
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她僵住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婚照。照片上的她身着样式简单的白sè婚纱,旁边的Cloud也穿着简约的长裤和衬衫。Tifa满面笑容地望着他,似乎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之中。Cloud脸上也带着幸福的微笑,同时又稍显羞涩。
 
他的笑容真漂亮。
 
在她看过那些相片之后,不知为何这张照片似乎就是最终的那包催化剂,它让一切都变得不再虚幻:是的,她知道她已婚;是的,她戴着婚戒。但这些相片,尤其是眼前这张,才证明着她曾经——应该——爱着楼下的那个男人。
 
她wēn柔地触【mō【着它,然后不知何时已经模糊的视线转向下一张。这张相片中,Yuffie站在身着披风的高高的Vincent身边,还偷偷地在他脑后翘【起两根手指。
 
当她终于走到楼梯的顶端时,她几乎要被刚才经历过的那段属于她的、挂在墙上的过去淹没了。她深xī了口气,然后开始浏览二楼的房间。
 
第一间屋子显然是用来办公的场所,屋里有一张桌子,上面摆满了纸张,一个电【话,一些小饰品,还有几张相片——其中一张也是家庭照,不过在这张里,Cloud和他的家人站得稍微隔开一点。还有一张囊括了所有她在住院的时候所遇见的朋友,不过缺少Shera。大部分的纸张上都写着“Strife Delivery Service”。
 
隔壁一间是Marlene的——肯定是,因为屋子里到处都是粉红sè,还有布偶玩具。墙上挂满了画。她的书桌上摆着作业纸、彩sè铅笔、彩sè蜡笔,还有画板,东西虽多,却井井有条。
下一间是Denzel的,屋内以蓝和绿的sè调为主,墙上只有几件装饰物,显得十分简洁。他的房间要比Marlene的混乱一点,但却令人觉得有其独特的组【织章fǎ。
 
此外二楼还有一间客房,一间卫生间,然后还有一个肯定是她和Cloud的大房间。他盯着那张大床,想着晚上是不是该睡在Cloud身边,毕竟他和她是夫【妻。那么——
 
(冷静下来,)她坚决地告诉自己,(没人奢望你马上接受——接受一切。)
 
看完主卧室中的几张相片,打开衣柜和抽屉的时候,古怪的感觉再次泛上她的心头。她对自己说,这是她的房间、她的衣柜——呃,她和Cloud的。但看见里面装着的衣服时仍然感觉陌生。
 
好吧,她决定,至少她要看看她的抽屉。
 
里面是几件折好的衬衫和长裤,还有几条五彩缤纷的裙子,内【衣——她看见时觉得有些尴尬——虽然绝大部分都是很实用的,但也有那么几件……她一把关掉这个抽屉,拉开了下一个。这里面放着大量的拳套,其中一部分有着金属或者石英制的指节;一些有着钉刺指节,还有一些是普通手套。它们散发出一种皮革的味道,这也让她心际泛起熟悉的涟漪,但她还是不能回想起任何记忆。
 
Tifa从中拿出一双钉刺拳套,手指抚过那些突出的锋锐。她明白她是——曾经是——一位武术家。但她对于这些拳套仍然感到困惑。她曾在战斗中使用它们去刺穿敌人的身【体吗?
 
一位妻子、母qīn、shā【人凶手——这就是她的身份?
 
她轻叹了口气,小心地把拳套放回抽屉,然后走下楼。在经过那张婚照的时候,她再一次停下脚步,凝视着微笑的Cloud好一会儿。
 
这张照片至少证明了一件事:她曾经使他快乐过——从她自己的表情来判断,其实彼此都有这种感觉的吧。
 
Cloud,Denzel和Marlene正在楼下小声地交谈,在她露面的一瞬间,声音停了下来,这让她感到一阵不适。
 
Cloud站了起来:“你们饿吗?”
 
“我饿了。”Denzel说。
 
“我也是。”Marlene附和道。
 
所有人的眼睛齐齐看向Tifa。
 
“我有一点。嗯……我可以帮忙吗?”
 
“不用了。Shera已经帮我们做好了一周的饭。我只需要把它们从冰箱里拿出来热一下就行了。”Cloud解释说。
 
“她真是个好人。”
 
“嗯。”Cloud点点头,朝厨房走去,“坐吧,Tifa。我来做饭。”
 
Tifa犹豫了一下,然后和孩子们坐在一起。
 
Marlene对她微笑道:“我很感激Shera帮我们做了饭,Cloud其实不太会烹饪。”她悄悄地说。
 
“他可以做煎基弹,”Denzel说,竭力维护Cloud在他心目中的形象,“还有好吃的烤弹糕。”
 
“还有咖啡。但那些东西不能当饭吃,我也能做咖啡。”Marlene一击致命。
 
来到第七天堂后,Tifa第一次露【出了真正的笑容。在这样艰难的jú势下,孩子们对她的接受让她感到这比什么都好——除了恢复记忆。
 
“我知道了。”她靠着桌,轻声说,“那我呢?”
 
“你什么都能做哦,”Marlene宣告似的说,“吧里作为午饭和晚饭出【shòu的食物都是你做的。”她好奇地皱眉,“你还记得怎么做饭吗?”
 
Tifa皱起眉头:“我觉得……我可以。最少我记得一些菜谱。”
 
“我可以把厨房里的那些材料和用【具指给你看,这样你就可以照着你想得起的来做了。我还可以告诉你我们不喜欢吃的东西。”Marlene说,然后她的笑容变得有些犹豫,似乎还想说什么,但她摇了摇头,没有开口。
 
那个下午的气氛很古怪,像一个她搞不懂的光怪陆离的梦。大部分时间,Tifa都在尽力熟悉着自己的家。她去了厨房——没有Marlene的帮助,因为小女孩的伤痛又发作了。Cloud给她吃了几片止痛yào,嘱咐她去休息,于是她去了客厅里的长沙发躺下看书。 

Tifa拿起厨房里的菜单,带着它们回到客厅。Cloud和Denzel正跪坐在矮桌前。最初Tifa以为他们是在玩什么游戏,但她马上发现了他俩在查看着一些纸张——那堆带有“Strife Delivery Service”字样的材料。
 
“和我坐一会儿好吗?”Marlene轻声请qiú她。
 
Tifa看向Marlene的眸子,里面带着一些不确定,她明白那是为什么。
 
“好啊。”她在沙发尾端坐下,把菜单放在伸手就能拿到的地方。Marlene的小脚丫轻抵着她的tuǐ,听着Cloud和Denzel的低声交谈,这种感觉是令人惊讶的舒适。在那一瞬间,她几乎可以确定以前的她生活在这里一定十分幸福,虽然这种感觉很短暂,但它的确存在。
 
她整理了一下菜单,注意到上面有许多人为的标注——肯定都是她自己写上去的。有些菜名旁边有五角星符号标记;有的已经被【册刂去了,旁边写着“不受欢迎”或者“不值再做”。一部分菜单上的原材料有反复册刂减增加的笔迹。Marlene给她解释说这是Tifa为第七天堂特制的菜单——它的封面上写着“7th HeАVen”。
 
“这是午餐和晚餐的菜单,”她说,“每天,我们只能用手头的食材去做饭,因为有些原料有时候很难得到。”
 
Cloud和Denzel正把快递情报分类,在地图上标记出用于在紧急情况下快速赶回的路线。酒吧停止营业已经有一段时间,Cloud也没有出去工作。Tifa想,他们一定为此损失了许多收入,他们能负担起这些损失吗?但她并没有问出来——她不知道现在该不该问,即使酒吧是她自己的生意。
 
Tifa整理好菜单之后,Marlene已经睡着了。她站起身,轻轻地把书从Marlene松【弛的小手中抽【出来,放到桌上,然后拿起一条毯子仔细地把小女孩盖好。
 
端详Marlene的睡脸时,Tifa感到有视线扫过来。她回头瞥了一眼正望着她的Cloud。两人对视了一下,然后她转回去,收拾起菜单和食谱。就在她要带着它们回厨房的时候,大门那边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她停了下来,不知是否该上前应答。就在她能够决定之前,Cloud已经从她身边走过,下了楼。她只犹豫了一瞬,也跟上前去,看看客人是谁。
 
“Vincent。”Cloud开了门,侧身让身着披风的男子走了进来。
 
Vincent的红sè眸子扫过两人,最后定格在Cloud身上:
 
“Cloud,我们已经得到有关学校xí【击事【件的情报了。”

 

 

评论(6)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