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六章 旧友新脸】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第六章旧友新脸】

 

Cloud在第七天堂正要关门的时候回来了。他一关掉芬尼尔的发动机就听见了从酒吧里传出的喧哗声——显然店里发生了麻烦。他拔剑在手,然后猛地推开了酒吧大门。

 

他走进吧里,刚好看到Tifa狠狠一拳砸在一个体积比她大两倍的男人的脸上,这一拳直接“砰”的一声将他的脑袋轰入了墙里。墙上挂着的相片之一晃了晃,歪在一旁,但是没有掉下去。

 

现在地上已经有两个人躺着了。其中一人昏迷不醒,另一个被三个酒吧的熟客左右架了起来,他破口大骂着——这正是Cloud在外面听到的声音。不用说,Marlene和Denzel肯定被吵醒了,但孩子们知道吧里发生打斗的时候最好不要下楼,所以他们并没有露面。

 

Cloud的剑锋直指那个正脏话连篇的男人的鼻尖,吓得他马上闭了嘴。Cloud的眼中燃着熊熊怒火,他一字一顿地说:“现在,滚出去,永远不要再回来。”

 

那家伙听懂了Cloud声音中的威胁意味。三个常来光顾酒吧的客人一边说着“别担心,Tifa。我们会帮你盯着他们的!”,一边把那个男人推了出去,另外两个闹事者也跟着被丢了出去。他们向Cloud点点头,Cloud也点头示意。酒吧里很快就空了。Tifa锁上门的时候,Cloud上楼去察看孩子们的情况,Denzel和Marlene正大睁着眼站在楼梯顶端口。他安慰着两个孩子,送他们上了床,然后返回楼下。

 

地上到处都是碎玻璃和洒出的啤酒。Tifa忙着清扫玻璃,直到现在Cloud才有时间好好地检视她,然后他马上发现Tifa的右颊上有一道细细的割伤。他大步地走到她身边,轻抬起Tifa的下巴以便更好地检查那条伤口:“你在流血。”

 

“有吗?”

 

Cloud从她手中取过扫帚,指着一个吧凳说:“坐下来。”他去厨房拿出了一个急救包打开,用棉签蘸了点酒精小心地给伤口消毒,然后撒了些药粉上去,最后用创可贴贴好伤口。Tifa安静地坐着,Cloud的眼中满是压抑的怒火,但他手上的动作很温柔。

 

“他们没有打到我,”Tifa说,“我肯定是被砸碎的杯子迸裂出的玻璃片划到了。”

 

Cloud的手指刚从她脸上移开,她就滑下凳子,拿过一块抹布开始清理地板上的酒渍,但他从她手里抢过了抹布,看着她。

 

Tifa停了下来。

 

“Tifa,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一些难缠的顾客,”Tifa说,“他们肯定是从外地来的,我不认识他们。”她试图从Cloud手中拿回抹布,但他把它移远了。

 

Tifa双手叉腰,看上去有些生气:“可以让我打扫我的店吗?”

 

“他们怎么会打起来?你不让人在这里喝醉的。”

 

“哦,他们很清醒。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打起来,但后来他们开始动手动脚的——”

 

“对你?”

 

“这有关系吗?”Tifa问。

 

“有关系。”

 

“好吧,对我。我的一些老顾客过来阻止,然后就打了起来。”Tifa一把从Cloud手里抢过抹布,半跪着仔细地擦去地板上大大小小的酒渍,“别担心了,Cloud。我可以解决。”

 

Cloud站在她身后静静地注视着她,然后拿过另一块抹布和她一起清理起来:“如果他们再来——”

 

“我可以解决。”Tifa以比平常快的多的语速打断了他。她叹了口气,站起身来,握紧手中湿透的抹布。

 

“对不起,我只是——”

 

Tifa淡淡地摇摇头:“没关系。”她拿起扫帚和装满了碎玻璃的扫斗朝厨房走去。

 

“没关系”。Tifa想避免争执时最喜欢用的字眼。当她害怕着将Cloud推远,抑或是无法表达出自己的真实感受时,她就会这样说。

 

Cloud眯起眼,跟了上去。他把两人的脏抹布扔进水槽中,看着Tifa把玻璃块倒进垃圾篓。

 

“Tifa。”

 

Tifa摇头:“不要——”

 

“我很担心,”Cloud径直说,“你为什么不高兴?”

 

Tifa沉默地站着。

 

Cloud双臂互抱等着。

 

终于,Tifa犹豫着开口:“你不能一直都护着我,”她摇着头,“别这样,我不想让你一直保护我,Cloud…”她咬着唇,闭了下眼,然后看向Cloud的双眼,“我从不为我们这些年来许下的诺言而后悔,它们对我的意义,有些你甚至无法理解。你已经保护了我一次又一次。”

 

这次轮到Cloud摇头了,他有好多次都没有实现自己的承诺,有好多次他都留下Tifa孤单一人;有好多次他觉得自己正尽力保护她,但事实上,他只把情况弄得更糟;实际上,有好多次救他的反而是Tifa……经过这么多年,他已经逐渐意识到她已不需要他的保护——总之,不需要他总是展开羽翼把她包住。Tifa有能力照顾好她自己。

 

Tifa向他走近一步:“你已经做到了。你成功的次数比你想的要多。我需要你和我在一起,我想和你在一起,但我不想要你一直都护着我。”她双臂抱在胸前,姿势和Cloud一模一样,“你觉得我不知道?我明白你在害怕,我明白你害怕伤害到我。我了解原因……但是Cloud,我可以解决麻烦。”

 

Cloud条件反射般地后退了一步:“你不了解。”

 

“你也一样不了解。”Tifa回击道,“而且我不管,我不管,Cloud,我想和你在一起,我想和你一起过完下半辈子,我不希望你和我之间有任何隔阂。我可以等,我等得起。但你必须让你自己停止一直保护我,你也得让我自己处理问题——你要让我自己决定,对于我来说,什么事情是我能够解决的,什么是我不能解决的。”

 

——————————————————————————

 

“你还会回医院吗?”Cloud一行人离开Tifa的病房时候,Denzel问道。

 

“嗯。”Cloud在半小时后得去医院的停尸房辨认死者,在到那儿之前,他尽力不去想这件事情,“你想留下来看看Aria?”

 

Denzel无声地点点头。

 

“去吧。我等会儿来接你,拿着。”Cloud一只手抱着Marlene,掏出一把Gil塞进Denzel手中,“这是午餐钱。”

 

Denzel握紧Gil,小心地把钱放进口袋:“谢谢,Cloud。”他转身走远了,Cloud也和Marlene一起朝电梯走去。

 

医院外面天寒地冻,Marlene几乎要睡着了,地上到处都是融化后的肮脏的雪斑。Cloud急急地把Marlene放进车里。在来医院的路上,他想让孩子们把他们的温暖的夹克穿上,但Marlene说它太紧了——她几乎要哭出来了。Denzel努力地想把碍事的吊带塞进衣服,但没有成功,所以Cloud另外找出了一条厚毯子给两个孩子盖上。

 

Cloud给Marlene系上安全带的时候,小女孩几乎没有感觉到。他把厚厚的毯子直掖到她的下巴,然后发动了车。

 

到家后,Cloud将Marlene抱出车。Marlene说着梦话,微转过头,脸贴在Cloud的胸膛上小声啜泣着。Cloud皱眉,看着她。Marlene在夜里是不是常做噩梦?这些天他大都在医院过夜,到现在也没机会问问Barret。Denzel是不是也一样呢?他比Marlene擅长掩饰自己的情绪,Marlene做恶梦时常常会尖叫着惊醒,但Denzel不想让父母为他操心。

 

Tifa对此是知道的,她对这种事有着超常的第六感。Denzel在做噩梦后下楼找水喝的时候,Tifa就一定会醒过来。在许多事情上,Denzel更喜欢和Cloud谈,但对于孩子,Tifa有着Cloud所没有的直觉。

 

把Marlene放上床留给Barret照看后,Cloud回到了医院。想到要接Denzel回家,他还是选了家庭小汽车而不是Fenrir。

 

他来到停尸房的时候,站在外面的医生向他严肃地点点头,递给他一个面罩和一瓶用于抹在鼻下的药剂。“这是用来阻隔味道的。”她说,好像Cloud不明白似的。她的行为只让他感到更加不安。“准备好了吗?我们已经认出了大部分的孩子——孤儿院的创立人对他们很了解。”

 

准备好了吗?Cloud觉得自己从来就未曾准备好过做这种事。当他一想到自己家里的孩子差点也躺在这里的时候,他就感到呼吸困难。

 

走完整个停尸间只用了十分钟,但Cloud知道这十分钟将成为他一生都无法忘记的时刻。有些孩子的脸被损坏的几乎无法辨认,但医生同时也给他看了尸体,希望他能借由衣服辨认出来。

 

Cloud认出了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靠脸看出来的,另一个的脸损坏得太严重了,但Cloud看见了她脖子上的项链,那一瞬间他好像被迎面泼上了一桶冰水——才不到一个月前,Marlene把这条项链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了她最好的朋友之一。

 

Cloud走出停尸间的时候,整个人几乎都麻木了。他回到八楼,想带Denzel离开,但他发现自己在Tifa病房的门前停住了脚步。

 

他突然被想见到她的渴望淹没了,即使他才和她分开不到一会儿。或许看她一眼可以帮他压下心头不停闪过的停尸间的场景,让他能有片刻的平静——即使是一会儿也好。

 

Cloud走进病房,看见Tifa正坐在窗口,注视着外面的Edge城。她的头发是湿的,身上也穿着他从家里带给她的衣服,显然已经洗过澡了。

 

Tifa转过头来看着他,他的心跳加速——换下了病服的她让他觉得更熟悉一些。

 

“Cloud。”她向他微微笑了下,但这个笑容小心翼翼、显得有些戒心,她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把一束湿发拢到耳后,停顿了一下,她说:“呃,Marlene还好吗?”

 

“嗯,她回家了。”既然来了,为什么自己居然开不了口呢?Cloud想。Tifa正极力掩饰自己尴尬的情绪——他意识到,至少,自己仍然可以读懂她的表情。然而,这并没有让他高兴起来,相反,他只感到更糟了。

 

Tifa重新看向窗外:“如果你想坐的话就坐下吧。”她对Cloud指了指她身边的一张椅子,“除非你现在就得回家。”

 

Cloud摇了摇头:“Denzel正在看他的朋友,Aria。我想再给他一些时间。”他有点紧张地挨着Tifa坐下。空气中传来她身上的沐浴露味道——他熟悉的味道。

 

他的心蓦然紧缩了一下。

 

“他俩肯定失去了许多朋友吧。”Tifa轻声说。

 

Cloud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Denzel的两个好友挺了过来。Aria这周都得住院,她摔断了两条腿——其中一条伤得很重,必须要动手术。”因为Aria住在一座孤儿院里,所以只有那座孤儿院的创立人才能给她办住院手续,那位这会儿想必快要忙死了。“Izzi,你也救了他,但是……”Marlene好友支离破碎的尸体从他眼前闪过,他的心情突然变得异常沉重,他移开了一直都注视着Tifa的眼神。

 

“但是什么?”Tifa轻轻地问。

 

Cloud看向她,她的神情似乎表明她已经预料到了某种不好的结果。

 

“我去了停尸间。”

 

Tifa睁大了眼:“噢…”她呼出口气,“噢,对不起。”

 

“Marlene的朋友Kiri在里面,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向——”Cloud停了下来,摇头。Marlene并不关心发生了什么,她只是一直在问他关于她朋友的情况。在Marlene刚醒的那段时间里,Denzel已经把整个医院找了个遍,试图找出他的哪些朋友幸存了下来。他最后发现了重伤但还活着的Aria,同时也找到了那些不如Aria幸运的孩子……

 

“我可以做点什么吗?”Tifa轻声问。

 

对于这个问题Cloud有很多种方式可以回答。他明白Tifa不久就得被扔回她原本平静现在却被灾难打乱了的生活中,他不知道她会怎样面对它。她还会是他熟悉的那个Tifa吗?那个珍惜一切,向每个需要帮助的人伸出援手,同时又尽力忽略着自己需求的Tifa?她会愿意和他、和孩子们一起共同度过眼前的难关吗?

 

她还可以再次爱他吗?

 

Cloud快速地把这个念头丢在脑后,他不愿去想这个问题。

 

“Cloud?”Tifa正担心地看着他,“我会——我会帮助Denzel和Marlene的,我…我不知道怎么做到最好,但你可以帮我,对吗?”

 

Cloud马上点头:“对。”

 

Tifa凝视了他好一会儿,然后转向窗外:“这对你来说也很困难吧。”

 

这不是个疑问句,Cloud只是长叹了一口气作为回答。

 

“我…我还有其他家人吗?我的父母?姐妹?兄弟…?”Tifa问道。

 

“不。你是独生女,你的父母很早以前就去世了。”

 

“噢。”Tifa转过头来看着他,抱着双腿问道:“那你的家庭呢?”

 

“也都去世了,我也是独生子。”

 

“他们怎么去世的?”

 

Cloud深吸了口气:“这个故事很长。”

 

“你有时间说吗?”

 

Cloud点头。虽然谈论他和Tifa的过去绝不是他所期盼的事情,但如果这样做可以帮到她,如果可以帮她恢复记忆,那他就愿意这样做。

 

“你知道Sephiroth吗?”

 

Tifa的眼神出现了熟悉的神色:“他是个SOLDIER,一个非常强大的SOLDIER。”

 

“你只知道这些吗?”

 

“嗯。我记得这一类的东西。SOLDIER,神罗,魔晄能源——我能在记忆里找到它们。”

 

“那WRO呢?”

 

“那是什么?”

 

Cloud眉头微皱:“或许你的私人经历和WRO的联系太紧密了,所以把它一起忘掉了……”他停顿了下,收起自己的思绪,想着从哪儿开始说起,“有天,Sephiroth和另一个SOLDIER去一个村庄视察一个魔晄反应炉,然后Sephiroth发疯了。”

 

“什么意思?”

 

“我是说,他变成了一个十足的疯子,他烧毁了村庄,杀死了所有村里的人。那里住着一个女孩子,她赶去阻止Sephiroth,也差点因此被杀掉,但她被救走了。后来她开始反抗神罗和Sephiroth。”慢慢地,他细细讲述了一些关于她的生活的事:她是如何成为一名武术家的,她如何加入了一个秘密反抗组织“雪崩”,“雪崩”如何与神罗斗争。他一点一滴地告诉她Meteor和随之而来的辐射。不知为何,用第三人称向她讲述关于她的过往要容易些,或许这也更容易让她接受吧。

 

Cloud讲完Meteor的事后,Tifa显得很安静,她的眼神有些游离不定。

 

“她一定不是她故乡的唯一的幸存者,”她轻声说,“还有一个从那里长大的男孩子,然后她嫁给了他。”

 

Cloud直直地看向她。此刻,仿佛有某种东西在两人之间闪过——某种理解的共鸣好像给彼此之间搭上了连接的桥梁。尽管它存在的时间很短暂,但这是自Tifa醒来后Cloud一直渴望的东西。

 

“他是一个傻孩子,”Cloud说,“他试图加入SOLDIER,以为这样他就可以配得上她,就可以保护她。”

 

“试图加入?”

 

“他是个失败者。”Cloud的眼神飘向窗外,“在很多事情上他都是个失败者,但她一直都不这样想。两人分开数年之后,那个男孩加入了‘雪崩’,然后他们的关系越来越近。当他失去自我的时候,她帮助他重新找回了自我。Meteor一战后,他们建立了一个家庭,假装是一家人。”

 

“他们不是吗?”

 

“要真的做到这一点很困难。那个男孩逃避了。”

 

“后来他一定重拾了自己的心情,成功了吧。”Tifa插口说。

 

Cloud的眼神回到她的脸上:“那个女孩和他谈过许多次:虽然这很困难,虽然他们是一个满载碎片的家庭,但……他们有彼此在身边。”

 

Tifa眼中似有泪光闪动,但她眨眼的时候,它消失了:“听起来他们是很幸运的人。”

 

“是啊。”

 

每天早上醒来时候,Tifa都会尽力回想前段时间的记忆,确保自己还记得它们。然而,如果她遗忘了一部分,她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Anglo医生每天都会对她进行例行检查,安慰她——幸好她还可以留住新的记忆。就他来看,Tifa应该没有患上继性失忆症。医生建议她用写日记的方式记下她生活中和回忆起的点点滴滴,不管是多么无关紧要的事情:如果Tifa建立起一条时间轴,以此为线索,那么她的记忆碎片或许可以早日被聚拢。在Cloud的一次探望中,Tifa向他提起这件事,Cloud问她是否愿意这样做,她给予了肯定的回答,问他家里是否有日记本。

 

“你从来都不怎么写日记。”他告诉她,“我会给你带一个。”下一次他来的时候,带给了她一个朴素的黑色日记本,这是他无声送给她的礼物。

 

紧跟着Cloud,Tifa发现了另外几个探望者。她和Barret会了面——一个装有一只机械枪义肢的巨汉。Barret和她谈了一些关于Marlene和Denzel的事。“Marlene现在感觉好多了,你准备好回家的时候我就该走了,Tifa。我觉得你的那位刺猬头需要你回家,还有Marlene——她也需要你。我还觉得你该和她单独聊聊。”

 

一个叫Shera的易于相处的女人也来看望了Tifa,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她的丈夫,Cid。Tifa先是觉得Cid可能是自己见过的最能爆粗口的男人了,但仔细一想她又哭笑不得——现在她只能把Barret与Cid作比较,但这两个人在这方面几乎不相上下。

 

一个有着黑色长发、红眼睛,身着高领红披风的奇异男子也来医院短暂的探望了她一会儿,那个男人相当安静。Vincent离开后,Tifa开始意识到自己有一些奇怪的朋友——这个念头在她看到四条腿的Nanaki后变的更加坚定了。

 

Yuffie来了两次,但她的探望都很短暂,因为她一直忙于处理学校灾后的各种事情。

 

第一次,她带来了一个叫Shelke的的小女孩。Shelke大概希望Tifa可以早日康复,因为她一直都在重复说“我希望你的记忆可以早点恢复”,对此,Yuffie只有翻白眼:“老天,Shelke,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像一个机器人?”Tifa随后才发现Shelke并不是一个“真的”孩子,只是看上去像而已,这实在叫人摸不着头脑。

 

Yuffie第二次来的时候只呆了几分钟,随后电话就把她叫走了。但她在出门的时候说:“我跟着就来看你,Tifa。我还得来蹭晚饭呢——我知道你不记得了,但你出院的那天我一定会来。别担心啦,我来做饭,OK?”

 

Tifa收到了人们寄来的许多鲜花和康复卡,她的病房快要变成一个花店了。Cloud和她坐在一起,帮她把卡片和鲜花依次分类,一个一个地告诉她那些人们的名字的时候,她才意识到自己到底有多么出名。许多送礼物的人她都不认识,但Cloud都耐心地向她解释说明:他们是第七天堂的常客。他说Elmyra是他们的一个老朋友,还有Reeve是WRO的主管人。而对于一些颜色花里胡哨的花和卡片,Cloud以一种无可奈何的语气解释说,它们是来自Turks的。

 

Tifa开始厌倦了呆在医院里,她尝试着在八楼里到处四处走走,以免自己完全疯掉。

 

一天下午,她正在走廊里散步的时候,Tifa听见从一间敞着门的儿童病房里传来隐隐约约的哭泣声。她皱起眉,看了看四周,附近连一个护士都没有。

 

她只犹豫了一瞬,然后小心地跨过房门:“有人吗?”

 

一个黑发小女孩正靠着坐在病床上。她的身体是那么的小,坐在宽大的床上,好似汪洋中的一座孤岛。她的两腿从脚尖到大腿都完全被包裹在绷带中,一个破旧的Moogle玩偶放在她的身边。

 

女孩抽着鼻,擦了擦自己的脸,但仍止不住哭泣。她眨了眨朦胧的泪眼,朝房门入口看去:“Tifa?”

 

“嗯?”Tifa小心的问。

 

女孩抹去她不停流下的泪水:“没关系的。Denzel说你什么都记不得了。”

 

Tifa马上知道了这孩子是谁:“你是Aria?”小女孩点头的时候,她走入了房间内部,“你的身体哪儿痛吗?”

 

“不,现在好多了。我——我只是想回家,可我知道如果我回去,许多和我一起生活的朋友就再也找不到了。”更多的眼泪从她脸上滑落,她马上深深吸了口气,终于止住了泪水。

 

Tifa之前就对Edge里去世的孩子的数目有个大概的了解:他们都是死于战争、星痕,或是在其他的不幸中死去的。想到这些她的心就隐隐作痛。

 

“我会没事的,”Aria说,“三天之后我就可以回家了。而且今天下午Denzel和Izzi也回来看我,他们会悄悄地带给我一些Tamoya夫人店里的糖果。”说到这里,她微皱起眉头,“别告诉医生,好吗?他们不喜欢外面的食物被带进医院。”

 

Tifa竖起一根食指在唇边:“我谁都不告诉。在他们来之前,想让我陪你一会儿吗?”

 

Aria犹豫了一下,回答道:“那真是太好了。”

 

Tifa和小女孩一起过了一个小时。在这过程中,她得知了一些关于Denzel的趣事和目前的小困扰。她怀疑Aria告诉她的是她自己以前就知道的事,这令她觉得有些讽刺的幽默。

 

Denzel和Izzi来到医院,看见Tifa在Aria房间的时候,两人都很惊奇。

 

“我去看了你的房间,但你不在。”Denzel告诉Tifa。

 

“我们刚才在聊天哦。”Aria告诉Denzel,她对Tifa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

 

“我该把时间留给你们了。”Tifa回给三个孩子一个微笑。

 

就在她走出房间的时候,Izzi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Tifa?我——我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因为你救了我。你的失忆……我、我很抱歉。”

 

“那不是你的错。”她温和地告诉他。

 

Izzi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点了点头,然后跑回了Aria的房间。

 

Tifa已经在医院里呆了五天了——虽然开始两天是在昏迷中度过的——这天Anglo医生终于告知她,她可以出院了。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她或许将步入未知,但她已准备好了去面对。医院已经开始令她感到恶心了。

 

“我希望你两周后回来做个复查,预约已经定好了。”Anglo医生说。

 

第二天早上,Cloud带着Denzel和Marlene来了医院。Marlene比和Tifa初次见面的时候显得精神多了,她是自己走入房间的——虽然有Cloud在一边小心地看着。

 

“你看起来好多了。”Tifa对Marlene说。

 

“嗯。我现在咳嗽和呼吸的时候疼得也不那么厉害了,”Marlene回答,“还可以在附近走走。”

 

Tifa在出院手续上签字的时候,Cloud和Denzel把她的背包和花束装进车中。护士交给Tifa一张时间表,嘱咐她在两周后回医院复查。然后,她和她的家人一起步出了医院大门。

 

外面很冷,尤其是她的腿,但她仍然停下来深吸了口气:外面的空气要比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好多了。

 

“这里经常下雪吗?”Cloud帮Tifa拉开车门的时候,她问道。两个孩子早已钻进了车,顺便压扁了好几束花。她小心地避开花朵,坐上座位。

 

“冬天里偶尔下,”Cloud说,“这个月只下过一两次雪,但这一周都很冷。”

 

第七天堂距医院并不远,但Tifa在车上时努力记忆着记下沿途的场景。

 

Cloud在挂着招牌的酒吧前停下后,她慢慢地走下车,环顾四周,两个孩子也下了车。

 

“这就是第七天堂啦,”Marlene拉着Tifa的手说,“很多很多人都到这儿来。他们有些是自己来,有些人也带着家人来一起吃午餐或者晚饭。吧里一般不会有争端,因为每个人都知道你会马上把闹事的坏蛋扔出去——而且他们也害怕Cloud的大剑哦。”她若有所思地加上这么一句。

 

“我——我知道了。”

 

“现在想进去吗?”

 

“嗯。”

 

带着一直紧拉着她的手的Marlene,Tifa走入了大门,也走入了一个陈旧却又崭新的生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