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五章 Marlene和Denzel】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上一章:【第四章 问题与困扰】

【第五章 Marlene和Denzel】


Cloud向Tifa告白后的几天里充满了奇怪与尴尬的气氛,有些时候两个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Cloud每次回想起那天,他都明白那是拿任何东西来都不配替换的的时刻。那是两个深深害怕着的人向彼此迈出的由友谊到爱情的第一步。他和Tifa一直都挣扎在过去经历的阴影下。对两个人来说,他们心中有时都存在着会被孤单一人抛下的担忧和恐惧。他们曾失去过那么多,但Tifa一直勇敢而坚定地为生活中的每一天而奋斗。Cloud或许做不到她那样好,但如果要说他懂得了什么,那就是尽力让自己走出痛苦和沮丧的浓雾,他必须超越这些负面的心情,勇敢地活下去。

 

不久,Cloud渐渐习惯了出门工作前Tifa的送别吻。习惯了在孩子们上床以后,和Tifa一起躺在宽大的沙发里聊聊当日的情况。一开始的陌生的感觉,渐渐变得温暖又令人舒适。

接下来的几个月,他和她都在努力学习着适应彼此的新的关系,但有时候Cloud还是不太清楚自己该做什么。他不喜欢把自己的笨手笨脚全部归因于年轻和经验不足——虽然那是事实。

 

或许他不是很年轻了,但他确实是个情场初哥。他的青年时期枯燥无味:没有和女孩子的交往,没有鲜花和约会;有的只是训练,浸泡在魔晄液中长达数年,然后是混乱的记忆和眼睁睁地看着像兄长一样呵护自己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尽管Cloud和Tifa的感情与日俱增,尽管有无数次饱受欲火折磨的他想打破他与Tifa之间的最后那堵墙……然而,他不能那样做。他不知道数年的实验、魔晄液的浸泡、Jenova的细胞在他身体里留下的东西会对Tifa造成什么影响。万一他让Tifa怀上了孩子,后果会如何——如果他还有能力生育的话。

 

就算把这些问题放在一边,他也感到自己没有资格。如果他不能向Tifa许诺永远,他又怎配向Tifa索取?如果他真的那样做了,一旦有意外发生的话,他又怎能保证能和她永远在一起?

 

这就像一个循环,或许有些荒唐,然而他却无法从里面跳出来。

 

Tifa没有继续给他思考的时间。一天晚上,Denzel和Marlene入睡以后,Tifa终于提起了这件事。

 

今天是两人的休息日,他们带着孩子们去陆行鸟农场玩了一天。洗掉孩子们身上的泥土味,把他们抱上床以后,Tifa端着一杯热茶,蜷着腿和Cloud一起坐在沙发里。她看着Cloud——以一种Cloud知道她有心事的眼神。

 

他抬眼,平静地和她对视。

 

“Cloud,”Tifa慢慢地开口,“你有考虑过我们的将来吗?”

 

他马上紧张起来。

 

Tifa叹了口气,小心地把茶杯放在桌尾。她靠向Cloud,双手轻轻放在他的双臂上:“我们已经在一起很长时间了。”

 

“我知道。”可他和她以夫妻的身份在一起才不到几个月。

 

——那只是个借口。心中仿佛有人在低语。

 

最近Yuffie把两人的关系比作一顿慢的要死的烧烤。“你们俩还没有住一个房间?!我还不知道有哪对夫妇这么拖拖拉拉的!”她嚷道,“有些时候你们只是需要来顿快餐,懂吗?!”她丢给两人一个内涵不言而喻的“Yuffie式”眼神。

 

Tifa注视着他,她微微皱眉,指尖轻柔地描绘着他下颌的轮廓:“还是很困难吗?”

 

Cloud握住她的手,移开自己的脸,但并没有放开。Tifa不知道,其实他一直都在尽力让自己适应她日益频繁的肢体上的接触。Tifa常常给他一个拥抱,或是轻抚着他的肩膀,或是牵他的手。这些触碰一开始让他感觉很不自在,后来才渐渐习惯。因为有许多年,他唯一体会到的是实验带来的无尽的疼痛。

 

“没事的,”Tifa柔声说,她握紧他的手,“我会一直和你在一起,Cloud。”

 

Cloud移开他的眼神。你不能保证。

 

他并没有说出来,但Tifa似有所觉。她叹了口气,靠在Cloud的肩头上,放开她的手,然后温柔地抱住他。

 

“我爱你,”她梦呓一般地低声道,“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将一直爱着你,我发誓。”

 

——————————————————————————

 

Cloud回到第七天堂的时候,Barret和Denzel正坐在Marlene的床边和小女孩打牌玩。

 

“Cloud!”两个孩子叫道。Barret也对他点点头:“嘿,刺猬头!”

 

Marlene靠在枕头上,她的脸色仍然苍白,整个人显得病恹恹的。因为受伤的原因,她需要大量的睡眠,这对她的身体有好处,不过她的情况比昨夜要好多了。

 

Barret眯着眼打量着Cloud:“Tifa怎么样了?”

 

Cloud看向Marlene和Denzel,Marlene脸色黯然,Denzel的眼神也满是忧虑。

 

“她现在能想起我们了吗?”Marlene希冀地问道。

 

当Cloud告诉两个孩子,Tifa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的时候,Marlene曾希望医生做的测验可以让她恢复。那时候Denzel就并不乐观。现在,看着Cloud,Denzel的表情很失落似乎已经做好了面临最坏结果的心理准备。

 

“不能。”Cloud回答,他走到Marlene床边小心地坐下,避免打乱被子上的牌。他静静地向他们转述医生的诊断结果。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他看见Denzel的脸绷了起来,他的眼神里有一种Cloud很熟悉的感情——内疚,对此Cloud并不惊讶。Marlene的眼神也很落寞。

 

Denzel问道:“如果她再也想不起我们怎么办?”

 

Marlene急急地接口说:“医生说我们可以给Tifa看她原来熟悉的东西来唤回记忆!对吗?Cloud?”

 

“对。”Cloud努力让自己显得振奋一点,尽管可能只有他才知道这有多么困难。他不奢望Tifa一下就能完全康复——要真那样就好了。

 

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

 

Marlene眨去眼中疑似眼泪水的液体,勇敢地说:“我们会帮助她的,Cloud。”

 

Cloud轻抚她的肩头:“我知道。”

 

“她想见人吗?”Barret问。

 

“她觉得可以见见孩子们。”Cloud回答。他在想如果不先告知Tifa就让Barret露面的话,Tifa的反应会如何,但Barret只是点点头。

 

“放轻松,先让她见见孩子们或许是个好主意。”他大着嗓门儿说,“Marlene,准备好去看你的妈妈了吗?”

 

“嗯。”Marlene回答,她恳求地看着Cloud,“我们现在就去可以吗,Cloud?爸爸刚给我吃了药,再过一会儿我会困的。”

 

Cloud点头:“我先收拾点东西,然后我们去医院。”

 

“Cloud?”他刚要起身,Marlene突然拉住他,“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Cloud不能确定她的语气是在疑问还是在安慰,虽然他不能向Marlene承诺什么,但他俯身在小女孩的额头温柔地吻了一下,然后离开了房间。

 

Denzel跟着他出去了,他站在主卧室门口看着Cloud把Tifa的衣服打包,说:“我可以帮忙吗?”

 

Cloud回头看着正踌躇不定的小男孩,他知道Denzel想做点什么来证明自己在紧急关头有用。

 

“那你去收拾一下Tifa的洗发水和牙刷吧。”

 

“嗯。”

 

Cloud找出几件裙子放入背包。当他转向衣橱的时候,他看见衣橱顶部放着一张照片。这是一张他们一家人在Costa del Sol的度假照,一个认识他们家庭的人帮忙拍的。

 

照片上的他被大笑着Denzel和Marlene半埋在沙滩里,Tifa也在一边笑着,低头吻他。

 

Cloud的喉咙哽住了,他匆匆地往包里塞进几件Tifa的内衣,然后拉上了拉链。

 

Cloud离开医院的时候,Tifa又被医生带着去做了好几项测试。她觉得医生的问题和记下的笔记已经够出一本书了。

 

在盯着自己椅子发呆的时候她又成功回忆起了一些关于自己的情况,虽然是身体数据方面的,不过也聊胜于无了:她今年24岁,身高167cm,血型是B。

 

Cloud抱着一个小女孩——显然是Marlene——进来了。Marlene搂着Cloud的脖子,她穿着一件淡黄色的裙子,棕色长发扎成一条马尾辫。她黑色的眼睛看向Tifa,Tifa马上就注意到了这个孩子的眼神老成得和她稚嫩的脸不成正比,这双眼睛所包含的阅历远超过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所应见识的东西。

 

有些不安地站在Cloud身后的小男孩是Denzel。他有着一头蓬松柔软的棕发,小脸上长着些雀斑,眼睛和Cloud一样,是美丽的明蓝色,同时也像Marlene的眼神那样成熟。他的左臂被吊在吊带里,这个小男孩有些严肃地看着她。

 

两个孩子都十分可爱,但他们和旁人一样令Tifa感到陌生。然而,她知道这对他们来说也一定很难受。不知道为何,她希望自己可以安慰他们。

 

她对两个孩子微笑:“嗨。”

 

Cloud小心地把Marlene放在Tifa床边的一张椅子上,小女孩的双手紧握膝盖,直直地看着Tifa:“嗨。Cloud说你想不起我们了。”

 

Tifa的心头涌上一阵自责:“对不起。”

 

Marlene有点紧张地咽口水,点了点头:“没关系的,我们会帮你记起来。我是Marlene,我八岁了。这是Denzel,他十岁了,不过再过一两个月他就十一岁了。”

 

Tifa再次对Marlene笑了笑,然后看向Denzel:“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好吗?”即使那并不能牵动她的记忆,但她至少可以了解一些关于自己的孩子的情况。

 

Tifa很快就发现了Marlene是两人中比较活泼的一个。大部时间中,Denzel只是站在Cloud身边,谨慎地看着她,时不时地说几句话。

 

通过交流,Tifa知道了一些自己孩子的情况:Marlene最喜欢的颜色是粉红色;Denzel不喜欢吃南瓜;Marlene喜欢画画;Denzel最近开始偶尔和Cloud一起去做快递。

 

她努力地记下关于Denzel和Marlene的一点一滴,努力地在记忆里搜寻着,但直到Marlene的眼泪开始掉下来,她也没有回忆起太多东西。

 

这时,一直凝视着Tifa的Cloud马上注意到了Marlene的异状;“我觉得我们该回家了,Marlene。”

 

“现在吗?”Marlene说,努力地让眼睛睁着。她慢慢地站起身,Cloud抱起她,她的小脸上闪过一丝痛苦之色,然后她突然挣脱了Cloud,向Tifa走近一步。Tifa尚未反应过来就发现小女孩抱住了她的颈项。

 

Marlene把脸埋在她的肩头,低声啜泣着,是因为身体上的伤痛还是精神上的困惑?Tifa不知道。

 

Tifa低头看着Marlene,她温柔地回抱住她,胸口隐隐作痛。

 

过了好一会儿,Marlene放开她,低声说:“你马上就会回家的,对不对?”

 

家。

 

“当然。”她还能去哪儿呢?她属于这个家庭,是这个家庭的一份子。既然以前她和他们一起生活,那现在也可以,不是吗?

 

Marlene看着Tifa,然后慢慢点点头:“我们走吧,Cloud。再见,Tifa。”

 

Cloud重新抱起Marlene,同时把一个黑色的背包放在Tifa床尾:“这是些你的东西。”

 

Tifa眨去自己眼中的潮气,Denzel低语了一声“再见”,然后他们转身离开了。

 

门关上后,Tifa蜷缩起身体,把脸藏入膝盖中。她感到胸膛里像灼烧一般的痛,她快要窒息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她拿过Cloud放在床上的背包,打开。前袋里装的是梳妆用品——一瓶洗发水,一把牙刷,几块香皂,还有沐浴露。她突然想去洗个澡。走廊里的卫生间有个小小的站式淋浴头,但她现在都还没时间去用它。

 

当她打开口袋时,她首先看见了几件内衣,可能那还不算太尴尬——直到她把它们拿出来,然后她在最底部摸出了一件近乎透明的黑色情趣内衣。

 

“……”

 

她瞪着它,脸颊发烧,然后她马上把它塞了回去,要多深有多深,差点戳破口袋。

 

她该把这个理解为Cloud的某种暗示吗?还是说他收拾衣服的时候连看也不看的?

 

她宁愿过会儿再去想这个问题——连同心中突然浮起的“我是不是常穿这种衣服?”。这些念头只会让她感到更加迷茫。过去的她是怎样的?现在因为失忆,她的性格是否会和以前完全不同——甚至,她有过身分吗?

 

她咬着唇,从包里拽出其余的衣服:几条短裤,几件衬衫,一件黑色皮背心,一件裙子,几双袜子,在最底部还有一双帆布胶底运动鞋。这些都是很实用的衣服——除了那件透明的内衣。

 

深吸了口气,她把背包重新装好。这时护士进来问她是否需要洗个澡。

 

站起身来的瞬间,她感到有点茫然,但这种感觉很快就淡去了,她带上背包去了浴室。

 

脱下病服面对浴室里的镜子,她又再一次被自己震撼了。

 

自从醒来后,她还从未看过自己完全赤裸的自己。现在她看得很清楚了,她发现自己身上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大部分似乎是因为切割和挫擦造成的,好像这些年来她经历过无数次战斗。她注意到在那些细小的伤痕之上,有一道自左肩延伸到右胸下方的巨大而丑陋的刀疤。

 

她的指尖轻抚过那道伤痕,思考着这是因为什么原因造成的——还有其余部分的伤痕又是从哪儿来的。她的身体正无声地告诉她一个她不知道的、却属于她的、充满伤痛的过去。

 

她打开淋浴头,调节到适合自己的温度,然后开始洗去这些日子以来堆积在她身上的污垢和消毒水味。洗着洗着,她把额头轻轻靠在墙上,无声地哭泣起来。两种同样温热的液体混合着从她脸颊流下。

 

她知道哭泣无济于事,眼泪并不能唤回她的记忆,但她还是过了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我可以做到,我一定能做到。还有其他人,他们的希望寄托在我身上。)Marlene悲伤地泪水,Denzel疲倦的眼神划过她的心间,她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为了他们,我必须要坚强……即使我失去了记忆。)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