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四章 问题与困扰】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上一章:【第三章 陌生】

【第四章 问题与困扰】

 

Cloud醒来时觉得全身又酸又痛,他发现自己睡在酒吧的地板上——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抱着Tifa坐在地板上,后来就慢慢地打起盹儿来。

 

现在,他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板上,眼前是桌底。Tifa正睡在他身上,那把扫帚就在他脑袋旁边。

 

Cloud想起了是什么惊醒了他:照相机的闪光。

 

光又闪动了一下,他的目光马上落在了Marlene身上。小女孩穿着睡衣,站在一边,手里拿着相机。Denzel就站在他旁边,笑得异常促狭。

 

Cloud的动作惊醒了Tifa,她睁开眼,迷糊地看着Cloud,然后视线上移,就看见了孩子们。

Marlene“咔嚓”一声又照了一张,高兴地大叫一声:“完美!”拿着相机跑掉了。

 

Cloud和Tifa立刻站了起来。Tifa拨了拨刘海,慌乱地瞟了Cloud一眼:“我……呃……”她叹了口气,摇摇头。

 

Cloud理解她突然的尴尬——今天开始一切都好像变得不同了,他自己也感到手足无措。

 

Tifa的想法可能和他一样,因为她突然开口道:“我去准备早饭?”

 

“我去弄咖啡。”Cloud含糊地说,他不敢看Tifa。

 

“我已经做好啦!”Marlene在厨房里叫道,“而且Denzel和我也吃了早饭了,Tifa。”

 

“嗯,我们很安静的吃完了,没有弄醒你们。”同样在厨房里的Denzel插了一句。过了一会儿,他和Marlene提着午餐袋出来了。他好奇地看着Cloud和Tifa。

 

Cloud和Tifa睡在一起?还是在地板上?他的心里一定有些想法,但并没有说出来。他只是说:“外面在下雨,我们今天可以坐车去学校吗?我还没有拿回我的雨衣。”

 

“你的雨衣呢?”Cloud问道。Tifa走进厨房端了两杯咖啡回来,Marlene跟在她身后。Tifa递给Cloud一杯,他点头致谢。

 

“上次在学校的时候下雨了,我把它借给了Aria,她的家离学校比我远。”Denzel回答说。

 

“我送你们去学校。”Tifa看着窗外允诺道。外面大雨倾盆,雨帘猛烈的冲刷着屋顶。她几口喝完了咖啡,低头看了看表,“我们出发吧,你俩都带上作业了吗?”

 

“带上了。”Marlene回答说。

 

“还有午饭。”Tifa还没来得及问,Denzel就把午餐袋高高地举了起来。

 

Tifa带着孩子们离开以后,Cloud端着咖啡在吧台边坐下。今天是他的休息日,所以他不用去做快递。

 

他现在该干什么呢?

 

Tifa希望他干什么?

 

他又希望自己做什么?

 

Cloud抓着头,呻吟了一声。他在想什么?这件事情不是很简单吗?——可他生活中的哪一件事是简单的?

 

——为什么他老是质问自己呢?比起面对这种事,他宁愿去和一只怪物战斗。在战斗中他绝对不会有半点犹豫和走神,然而这和战斗根本不一样。

 

他知道他不能畏葸不前,但他也不知道该怎样前进。这对每个人来说是不是都很困难呢?

 

或许不是。

 

——————————————————————————————————————

 

一无所知。

 

Cloud看着Tifa,他的心沉了下去。他的头还一直因为她的“你是谁?”的问题感到眩晕。

 

“我们是…朋友?”

 

“嗯。”

 

是的,他和她是朋友,最好的朋友,已结良缘的爱人。然而,当他听到那个问题时,他整个人如坠冰窖。面对她困惑的眼神,他应该怎么告诉她,她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当他看见她连一点想起的迹象都没有时。

 

Yuffie带医生进来的时候,Cloud正绞尽脑汁想怎样告诉她,他和她不只是朋友。

 

或许症状不会持续太久,或许她可以恢复记忆,只要有点时间——

 

有点时间什么?康复一点?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失忆的严重性。当然,过去的他并没有失去所有的记忆,可是他在找回记忆的过程中吃尽了苦头。

 

Cloud握紧了拳头,拇指藏起了他的婚戒——如果Tifa注意到她的戒指,意识到她已婚的话……

 

如果这不仅仅是短期失忆怎么办?

 

Tifa再次看向他,Cloud觉得自己仿佛被人狠狠打了一拳——Tifa的眼神中并没有回忆起什么的迹象,也不像过去的她那样有着他熟悉的光芒。很久没体验过的孤独感仿佛在一次笼罩了他。

 

突然,电话的铃声响了起来。

 

“噢,怎么了?”Yuffie掏出电话应答道,“Reeve,现在——不!对——现在不合适!我——好啦好啦,给我点时间,行吧?”她摇摇头,挂了电话,转向Cloud说:“我得走了,别担心我,我保证很快就回来。Tifa,我确定你马上就会想起我的,我可是很难令人忘记的哦,而且我保证试试一些方法你就能记起我了。我还是个小屁孩的时候,有次我撞到了头,然后整整两天想不起我家老头子是谁。当然啦,我很快就恢复了。不过为了好玩,接下来的一周我假装还是失忆。最后老头子弄明白的时候差点气炸了肺~”

 

虽然她的语气很轻松,Cloud还是注意到了她脸上闪过的一丝忧虑。

 

Yuffie歪歪头,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过会儿我打给你啊。”她离开了房间。

 

Cloud看着医生给Tifa做谈话测试,可Tifa始终显得非常迷茫。她微带迷惑地眨着眼看着医生。

 

“Strife夫人?”医生盯着她,用医用手电照着她的眼睛,Tifa往后缩了缩。

 

夫人…好吧,他现在不用为怎么向Tifa解释而发愁了。

 

Tifa瞪着医生,然后慢慢低头看向自己的手。她抚着自己右手上的云狼戒和左手上的银色婚戒,目光慢慢移到Cloud手指上的婚戒上。

 

“你是——”她开口,“我们…结了婚?”

 

Cloud看着她,慢慢点了点头。

 

Tifa颓然靠回枕头上,她用双手捂住脸,低声说:“我…我不能…我好累…好乱…”

 

“可以理解。”Anglo医生说,“不过暂时别睡过去,好吗?我得带你去做一些检测。”

 

Tifa终于抬起头,她的神情就和Cloud一样失落。

 

“好。”她飞快地瞟了Cloud一眼。

 

Cloud讨厌现在的气氛,这大概是他和她结婚以来最尴尬的时候。

 

他的手机响了起来。Cloud掏出手机,上面显示着“家”。或许,是孩子们打来的吧。

 

Marlene和Denzel……他该对两个孩子说什么?情况本来就已经糟透了。Marlene住院了两天,最近才出院,抛开身体上的伤痛不谈,学校遇袭事件给她留下的心理阴影也是一个十分棘手的问题。Marlene和Denzel的许多朋友过世了,手术后的Marlene醒来后痛哭了一场,但克劳知道那远远不足以宣泄她心中的悲痛。不管Marlene和Denzel面临过多少次死亡的威胁,这一次的体验绝对给他们的心灵上留下了深深的创伤。

 

而且,他们还担心着Tifa……

 

(冷静下来!)Cloud告诉自己。Tifa还活着,而且醒了过来——他曾担心过(虽然他不想承认)Tifa醒不过来了。其它的——他们总可以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在过去他们已经解决了许多麻烦。

 

一个Tifa无法回忆起的过去……

 

他的手机还在响。他一接通电话就听到了那边传来的Marlene的声音。

 

“Cloud?”她低声问道。

 

“感觉怎样了?”Cloud轻声说。

 

“我很好。”Marlene强作振奋地回答,“Tifa呢?”

 

Cloud看了一眼正在听医生叮嘱的Tifa,犹豫了一阵,最后回答道:“她刚醒过来。”

 

“真的吗?!”Cloud不得不把手机挪开一点,因为Marlene几乎是在激动地大叫,“我可以和她说两句吗?”

 

“我觉得现在不太合适。”

 

“为什么?”

 

因为Tifa不会明白她在和谁说话。“我等会再告诉你。”

 

“她没事吧?”Marlene担心地问。

 

“她没事。只是有点——这样,我马上就回家,我们谈谈,好吗?”

 

“好。”Marlene不明就里地回答,“什么时候。”

 

Cloud把一声叹息压回喉间,他摸了摸鼻子。他不想把Tifa独自留在医院,他担心Tifa会再次陷入沉睡不再醒来,可他又已经答应了Marlene会在她睡觉之前赶回去。

 

——虽然,Tifa现在不会思念她的家人。

 

“等下。”Cloud对手机说,然后他看向医生,“你现在就要带Tifa走吗?”

 

“对。大概一小时内她就可以回来,你可以先去处理点其他的事情。”医生回答说。

 

Cloud看着Tifa,他还在犹豫着。Tifa现在一定很害怕和迷茫。

 

“Tifa,你希望我留下来等你吗?”然后我们一起回家,和我们的孩子解释你失忆的事——至少到目前来看是这样,让他们放点心。再让Barret继续在夜里把Marlene房间里的灯开着——虽然她坚持说不怕,让Barret关掉。

 

“我……”Tifa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着她茫然的神色,他真的想上前抱住她,安慰她。天知道当他看见她醒来的时候松了好大一口气。可他不能那样做,因为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Cloud的身体在大脑尚未意识过来时就做出了决定。他对Marlene说:“我要陪Tifa一会儿,医生要做点测试,之后我就回家。”

 

“好。”

 

Cloud一直等到电话中传来盲音后才按下挂断键。他走到Tifa床边,她抬头看着他。她的眼神中有太多的疲倦和困惑。

 

“Cloud?”Tifa的声音就像她的神情一样犹豫不定,她不知道该怎样对待他。

 

这种语气让Cloud的心直沉入谷底。

 

好痛。

 

Tifa的眼神里全是陌生。她像一个有着Tifa身躯的陌生人。

 

Cloud不知道Tifa在他脸上看到了什么——她微微皱眉,咬着下唇,低声说:“对不起。”

 

(我也一样。)Cloud想。

 

Tifa在做脑部扫描测试的中途睡着了。她简直被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搞糊涂了——现在是几月几日?Midgar由哪条路通向Kalm?九乘八是多少?如此多的问题……她还没来得及问关于她自己的事情就再一次被黑暗拉回了睡神的怀抱。

 

Tifa在病房里醒了过来,阳光正透过窗户温柔地照射进室内。

 

除了首次醒来之后的记忆,她依然记不起任何东西。至少,她希望自己没有睡到超过两天。这一次她感到头脑清醒多了,可以更容易地聚焦视线,但是她的心中满是疑问。

 

她看见了正坐在椅子上的Cloud。他的双眼紧闭着。Tifa端详了他一会儿。除了“他和她是夫妻”,“他很安静”这两件事之外,她尚且对他一点儿都不了解。不过不知为什么,她知道Cloud一定在魔晄液中浸泡过。

 

一想到自己一定爱过他,心中就会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

 

爱到嫁给他……

 

她有太多问题想问他,但她又在害怕着,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本该是她熟悉的人,现在她却对他一无所知。Cloud一定很了解她吧?因为他和她是夫妻啊。也就是说,他和她肯定已经做过……

 

她感到好难为情。

 

Tifa慢慢坐起来,Cloud的眼睛猛地睁开了。

 

他根本没睡着吗?还是说他的警惕性高到一点床单的摩擦声就足以惊醒他了?

 

不管怎么样,他的眼睛真的好漂亮。她想。

 

两人对视着,Cloud微微皱眉:“你还是记不起。”

 

“嗯。”她轻声回答。

 

一阵难捱的沉默后,一个在Tifa心中翻腾了很久的问题终于让她开口问道:“那……我们结婚多久了?”

 

“十个月。”Cloud仍然凝视着她。Tifa注意到他戴着一只和她右手上的云狼戒指仿佛是一对的云狼耳钉。

 

“你可以——可以和我说说吗?”她迟疑地问道,“关于我的生活?”

 

Cloud慢慢呼出一口气:“你的经历很长很长,也很复杂。”他顿了一下,仿佛在决定从哪里开始,“你和我在Nibelheim长大。”

 

Nibelheim。这个名字让Tifa脑中浮起一个模糊的印象。她慢慢地说:“一个山脉里的小村庄。”

 

“你想起它了?”

 

“一点点。”Tifa说,她尝试着回忆,“我可以想起许多地点,就像看地图一样清楚。我知道它们的名字和地貌——可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知道这些。”

 

“你去过很多地方。”Cloud告诉她。

 

“那我们一起长大…然后就在一起了?”

 

“不只是这样。”

 

Tifa等待着。Cloud是不是要从头到尾讲述呢?那得花很多时间。

 

谢天谢地,Cloud接着说:“最近的四年,我们住在一家叫做‘第七天堂’的酒吧里,那是你开的。”

 

Tifa眨了眨眼:“我是个酒保吗?”

 

“老板,兼酒保——你有很多种身份。”Cloud点点头,“我在外面做快递工作。”

 

酒吧……老板兼酒保……这确实说得通。Tifa可以想起好几种酒饮的名字,要是有人问她,她甚至可以准确地说出它们的成分。

 

可她就是记不起怎么调制它们了。

 

“是什么原因造成我这个样子的?战斗,还是别的?”Tifa抚着头上隐隐作痛的地方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Cloud的嘴角扯出一个毫无笑意的笑容:“不是。”他沉默了一下,“第七天堂附近有一所学校。三天前,有怪物袭击了那里。你赶去了学校救孩子们。”

 

“孩子们”?这个字眼促使Tifa询问道:“我们有孩子吗?”

 

他看上去这么年轻,如果他和她的孩子都可以上学了的话……

 

“嗯。Denzel和Marlene。他们都是我们收养的孩子。Denzel十岁,Marlene八岁。”

 

Tifa模模糊糊地回想起她醒来时听到的关于Marlene的谈话。

 

“她受伤了!”她脱口而出,“Marlene——她不该下床走动,对吗?”

 

Cloud肯定地点点头:“她做了手术。Denzel的手臂骨折了,如果没有你,他可能已经死了。你保护了他们,也因此受了伤。”

 

所以她是因为救他的儿子才变成这样的?得知这一点,Tifa开始觉得这个结果并不是太坏。为了拯救生命而失去记忆,这个交换很值得。

 

“很多其他的孩子去世了,对吗?”Tifa轻轻地说,“那个女人——Yuffie。她想让你去帮忙辨认几个死者。”

 

Cloud的眼神黯淡下来,他看向别处:“嗯。”

 

“他们现在在哪儿?我们的——我们的孩子?”

 

“他们和Barret待在家里,Barret是Marlene的养父。”Tifa还没来得及问Barret是谁,Cloud就已经回答了。

 

Tifa困惑地皱眉:“可你说——”

 

Cloud捂着脸叹了口气:“这很复杂。”

 

他尽力向Tifa解释Marlene的父母,还有那个叫Barret的男人,以及Marlene从四岁时就被留在她和他的身边。

 

“你是Marlene认知中的唯一的母亲。”他告诉她。

 

“那Denzel呢?”

 

“他从七岁开始和我们住在一起。那个时候他患有‘星痕症候群’,病得很严重,不过现在已经被治好了。”

 

“星痕症候群?”这个名词让Tifa隐约想起一点夹杂着黑暗与痛苦的印象,可她不知道这和她有什么关系。

 

显然,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

 

就在她仿佛抓住一点什么的时候,Anglo医生抱着双臂走了进来:“早上好,Tifa。现在感觉怎样?”

 

她失忆了。他觉得她感觉还能怎样?

 

“还好。”

 

医生向Tifa问了一些关于她醒来的那一夜的问题,大概是想确定她能不能回忆起来。Tifa如数回答以后,他说:“唔,好消息是,扫描显示你的头上只有一些挫伤,这些伤口挺容易治愈的。我觉得你真的很幸运,受了那么严重的撞击,情况有可能坏得多的。但你对身体的控制力仍然完好无损,你的实力也没有受到影响——”

 

“可我的记忆没了。”Tifa打断他说,“情况会好转吗?”

 

“这我就不太清楚了,”Anglo医生说,“你患上了完全的往性失忆症。我是说,可能只有再次受伤才能唤回你的记忆。你还得再观察几天。我想弄清楚你是不是也患上了继性失忆症。”

 

“那是什么东西?”Tifa不明所以。

 

“有些患上往性失忆症的病人同时也会患上继性失忆症。这种患者无法储存新的记忆。”

 

Tifa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她担心地问:“你的意思是我可能会忘记新的记忆?”

 

“老实说,我认为你并没有患上那玩意儿。毕竟刚才你已经回答了我的关于昨晚的问题。根据你的表现判断,你只是患上了往性失忆症。你可以相当清楚地描述历史上发生过的大事件,对于基础数学等知识也掌握的很好。你只是不能回忆起关于你私人的事情。”医生开始详细地解释几种记忆类型,可当他讲到程序性记忆以及长期记忆到短暂记忆时(我去,唐僧呢这是?!),Tifa有些头晕了。她只是关心自己失去的那部分而已。

 

“总的来说,”他终于总结道,“事实表明你没有丧失记忆能力,但我还需要多做一些测试。”

 

“她失去的记忆会怎样?可以记起来吗?”Cloud问道。

 

“这不能确定,很少有人单单只是失去他的全部私人经历的记忆。它可能永远也回不来,也可能明天就能回来。大部分往性失忆症的患者可以康复,但这需要时间。可能是几天,几周,也有可能是几年。不过,你可以带她去接触过去熟悉的人或者地点、事件。这些都可以帮她找回记忆。”医生做了个鬼脸,“相反,可别为了恢复记忆而自己打自己的脑袋哦。相信我,那不是个好主意。慢慢来,康复是需要时间的。”

 

(时间…那…如果永远都想不起来呢?)Tifa想。一阵更强烈的恐惧感包围了她,她偷偷瞟了眼Cloud。

 

Anglo医生还在说:“……你有可能会使用失忆前你拥有的各种技能。举个例子,如果你以前会弹奏乐器,那么现在你也应该可以,就不用再次学了。像游泳啊、驾驶啊……这一类的技能也是一样的。就算你不记得了,至少重新学习的时候也会简单得多。我就此打住吧,在你出院前,我们还将做一些测试。现在你有什么问题吗?”

 

(很多很多,但恐怕你不能回答我。)

 

“现在没有。”她轻声回答。

 

医生离开后,Tifa用眼角余光看了眼Cloud。当她看见他失落的神色时,她感到更害怕了。尽管她为自己的失忆感到沮丧,但Cloud所受到的打击一定比她严重得多。

 

Cloud长长地、深深地吸了口气,转身对她说:“我会从家里给你带些衣服和日用品来。如果你觉得准备好了,Denzel和Marlene想来看你。”

 

探望对她,或者对孩子们来说该是怎样的困难?推迟的话也不见得对事态有什么帮助。不过有一点她明白,当她看见她的“陌生的”孩子们时,感觉一定不会好。

 

孩子们刚经历过一场痛苦的灾难,现在他们又要面临一个对他们一无所知的母亲。

 

在那一瞬间她只想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独自哭上一会儿,但她没有,她只是咬着唇,慢慢对Cloud点了点头:“好。”


下一章:【第五章 Marlene和Denzel】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