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第一章 初雪之日】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转载自Tifa贴吧]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 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 【已获得授权】


上一章:序章

【第一章 初雪之日】

 

“下雪啦!” 


在Marlene欣喜的叫声中,Denzel一路小跑到窗前。Tifa也从清洗工作中抬起了头,她的脸亮了起来,用抹布把手拭干后,她快步走到床边,越过两个孩子的头凝视着外面的雪景。 


一丝笑意在Cloud脸上闪过,他微微摇了摇头,把注意力转回到柜台上的快递情报上。雪对他来说只意味着明早的道路可能会结冰。 


“我真希望雪可以把地面铺满,那样的话我们明天就可以在雪地里玩了!”Marlene说。 


“或许我们明天就得呆在家里,不用去学校了。”Denzel附和道。 


Cloud回头瞥了一眼Denzel,正看见他用希冀的眼神看着Tifa。 


“学校离家只有两条街,”Tifa说,她往窗外看了最后一眼,然后回到柜台后,“我觉得不会积那么多的雪让你去不了学校。” 


Denzel叹了口气:“我想也是。” 


“而且说到学校——”Tifa开始了。 


“该睡觉啦。”两个精灵鬼很有默契的异口同声。两人离开窗边,飞一般地跑上二楼去洗漱了。 


Tifa清洗完最后一个碟子,她倚着柜台探身看向Cloud的快递计划表:“你明天的工作忙吗?” 


Cloud摇摇头:“只有几件需要晨递的货物。不过,后天就会忙起来。”然后意识到Tifa可能有什么事,他问道:“需要我给你带点什么吗?” 


“不,”Tifa暖暖一笑,“我明天早上也不会在店里,我得出去买点东西。”她绕着柜台走了几步,迟疑了下,说:“嗯…Yuffie明晚会来店里吃饭。” 


Cloud的眉头拧成了一团:“她不回来煮饭吧?” 


“当然不会。”Tifa肯定地回答。 


唔,那可真是万幸。上一次Yuffie坚持要来店里给大家做一顿饭,结果,她带来了一场胃痛灾难。 


Marlene咚咚地从楼上跑了下来:“Tifa,我找不到麦斯了。” 


“在我这儿呢,这小家伙不知道为什么从你的房间逃到这儿来了,搞得全身脏兮兮的。”Tifa边说边走进拐角处,Cloud听到洗衣间的门打开了,一会儿,Tifa带着一个陈旧的布偶兔子回来了,Marlene接过来紧紧地抱住。 


“谢谢你,Tifa。”Marlene跳到Cloud身边抱了抱他,“晚安,Cloud。”


Cloud单手回抱了一下她:“晚安。”他目送Tifa跟着Marlene上二楼督促孩子们睡觉。 

过了几分钟,Denzel在楼上喊道:“明天见,Cloud!” 


“明天见,Denzel!”克劳的回应道。Denzel这样向他说晚安或者道别已经超过两年了,不是“明天见”就是“下次见”。最初的时候,Cloud知道Denzel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安慰他自己——因为Cloud患有星痕的时候,总是不在孩子们身边。 


但是现在,这种问候方式已经成了Denzel的习惯了。 


就在Tifa确认孩子们已经入睡的时候,Cloud收起已经安排好的计划表和地图回到自己房间。他听见Tifa的脚步声回到楼下,然后传来了酒吧大门开关的声音。 


他走出来,看见Tifa的鞋袜被放在门口。Cloud打开门,意料之中的看见Tifa正坐在门外的台阶上。


天气虽冷但并不刺骨,Tifa的脚赤裸着,大片大片的雪花轻轻地落在她的黑发和衣服上。她转向Cloud,抬手放在肩上,邀请他坐过去。 


Cloud只是犹豫了一瞬,然后他在她身后坐了下来,张开双臂将Tifa拥入怀中。Tifa靠在他的胸前,把他坚实有力的胳臂向自己拉近一些,满足地叹了口气——虽然Cloud看不见她的脸,但他确信她的脸上一定满溢着笑意。 


“很漂亮呢,对吗?” 


“……下雪了。” 


“是啊。”Tifa回头,Cloud看见了她灿烂的笑容。 


Tifa望着远方白茫茫的一片,安静了一会儿,开口说:“雪让我想起了Nibelheim。我总觉得那儿山里的雪景很美。” 


“我只觉得很冷。”Cloud说。 


“山里下初雪的时候,爸爸经常叫我光着脚去雪地里走走。” 


Cloud的嘴角露出浅笑,他用靴子轻触她的赤足:“我记得。”


“那儿的雪看起来是那样的软,我不在乎寒冷。”Tifa舒适地靠在他的怀中,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时候,只要没有被冻伤,我就想一直呆在外面。”直到现在她也没有动身,只是把Cloud的双臂抱得更紧了一些。 


Cloud知道缘由,他了解Tifa的回忆给他带来的感受。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Nibelheim仍是两人心中不能触碰的伤口。他们已经有几年没有去Nibelheim了,不是因为上一次的命运之旅——那个地方,已经给两人留下了太多痛苦的回忆。


Tifa终于站了起来,失去Cloud体温的瞬间,她的身体有些轻微的颤抖,。Cloud起身,跟着她回到酒吧里。在Tifa穿回鞋袜的时候,他转身锁上了门。 


Cloud微带着困意看向楼上,他想睡觉了——明天他还得早起去做晨递。在他把靴子踢到一边的时候,Tifa走进了他们的卧室,她的脸因为寒冷而显得异样的潮红,。Cloud刚想用毯子把她裹起来,她就钻进了床里。 


“冷吗?”他拉开被子一角,在Tifa身边躺下。 


Tifa紧贴着他:“不是很冷。”她呢喃着,指尖抚过他的脸。Cloud感受着岁月在这双手上留下的老茧,Tifa的触摸就像雪一样轻柔。她不屈的意志和如水的温柔始终伴随着他,直到现在。 


他凝视着她,然后他看见了她满足的眼神。 


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很久很久,并且,两人在一年前就结婚了。即使这样,当Cloud看见Tifa眼中的幸福神色时,他仍会感到一股深深地感动——他曾做过那么多伤害到她的事。然而,Tifa一直都深爱着他,并愿意为他付出自己的一切。 


这种力量支撑着他们挺过最艰难的时期。或许现在他们之间的爱情还没有早已建立起的友谊那样深厚,但经历过战斗、恐惧、危难、失望……所有的一切之后,两人依然坚持在彼此的身边,相互扶持着走下去。 


Tifa双臂环绕上Cloud的颈项,蜻蜓点水般在他唇上轻吻了一下。Cloud回吻着她。Tifa的手在她身上轻抚着、慢慢向下滑去,Cloud紧紧将她拥入自己怀中,灵巧的手指慢慢拉开她上衣的拉链。两人的吻变得更加深沉而炽热。有时,Cloud确实不善言辞,但这无关紧要,他会用行动让Tifa知道他有多么爱她。


——————————————————————————


Cloud的晨递之路凹凸不平,路上结着一层薄冰,还遍布着大大小小的雪斑。但天气并不是很冷,装备良好的芬尼尔可以适应各种环境。Cloud一路上没有遇到任何怪物,他回到Edge的时刻比他预计的要早一些。 


就在他入城的时候,他看见城中的某个区域正在冒起浓烟——那正是家所在的地方。 


像是被一桶冰水当头浇下,Cloud觉得身体在瞬间被冻僵了一半,胸腔中的心脏雷鸣一般跳动着。他飞快地驶进街道,敏捷地闪过行人和车辆。已经无力思考的大脑只剩下了一个迫切的恳求: 


拜托了…不要…… 


当Cloud离家还有两条街的时候,极度的恐惧张开了冰冷的手指,紧紧攫住了他的心脏。他清楚地了解第七天堂周围每一座建筑的位置,但现在至关紧要的是学校——就在酒吧那条街转角的方向。 


Cloud一到火灾现场就从车上跳了下来。学校是一座两层楼的老旧建筑,过去是商场,后来WRO把它改为了一个提供教育的场所,然而现在,它被毁掉了。 


二楼的大部分已经坍塌到了一楼,堆起厚厚的碎石块,火舌舔舐着尚还矗立着的几面残墙,象狡诈的死神的手指,伺机夺取任何一点残存下来的生命。


Cloud的目光没有放在学校的废墟上,他粗暴地推开挡在面前的狂乱的人群。眼前的场景异常混乱。WRO的营救者和其他城里赶来的的成人忙着检视挤成一团还有躺在地上的孩子们——Cloud看见其中一些孩子动也不动,不只是昏迷过去了还是已经死了。数个伤者被抬上车,迅速地送往医院。 


一个尖叫着的女孩从碎石堆中被拉了出来,Cloud的目光从她脸上一扫而过,继而转向其他的孩子。他看见几个认识的、但并不是他在急切寻找的孩子。 


“Denzel!”他喊道,“Marlene!” 


两个孩子到底在哪儿?被埋在了废墟中吗?还是被送去了医院?Tifa又在哪里?她一定知道有事发生了,因为第七天堂的大门紧闭着。为什么她不打给他电话?难道有什么情况让她无法联系他?


Cloud一边穿过混乱的人群搜索孩子,一边打开手机拨给Tifa。 


“嘟-嘟-嘟……”六声之后,线路被接入了语音信箱。他失望的挂断电话,为Tifa担心起来:Tifa总是会接电话的。 


他正要重拨一次,手机突然自己响了起来。 


一定是Tifa打回来了!他看向屏幕——上面闪动着Yuffie的名字。Cloud急切地按下通话键:“Yuffie——”


“Cloud!你现在得马上赶回Edge,学校遭到了袭击!我刚得到消息,现在正在路上。我不知道Denzel和Marlene是否出去了,而且我联系不上


Tifa…...”


“Yuffie,我在学校。”他在哪儿都找不到人。也许一个孩子已经被送往医院,Tifa也和他们一起去了?或许Tifa的手机信号很差?


“你在那儿?你看见孩子了吗?Tifa呢?” 


Cloud准备放弃出去找,他知道孩子们很有可能被困在了坍塌的教学楼里,可他不能—— 


“没有。我——等下,我看见Marlene了,等会儿我打给你。”Cloud“啪”地一声关掉手机,向那个正躺在冰冷地面上的孩子跑去,他在她身边蹲下:“Marlene!” 


Marlene全身都是灰,她眨了眨眼,茫然地看向他:“Cloud?” 


Cloud快速地检查了一遍Marlene,她的棕发混和着泥土,变成一条一条的。她的裙子也被撕裂了,异常的肮脏。但真正引起Cloud注意的是她带有血迹的裙摆。


“Cloud,我受伤了。”尽管Marlene的声音十分细弱,但却很稳定。她曾置身于危境中许多次,那些经历使她在危机中仍然能够保持镇定。“我不知道Denzel在哪,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出来了。我逃出来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砸中了我…..” 


Cloud小心的拉起她的裙角——血正从她身体左侧汩汩流出。Marlene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腹部,她眨眨眼:“噢!”一阵难捱的沉默后她开口道:“Cloud?” 


她声音中的巨大恐惧折射着Cloud内心的绝望。他现在必须马上带着Marlene去医院,再找到Denzel,还有,搞清楚Tifa到底怎么了。 


——然而,他没有时间去询问其他人了。


“会没事的,Marlene。我现在就把你送去医院。如果Denzel不在医院,我就回学校找他。”Cloud小心地将Marlene抱上芬尼尔,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Marlene无声的颤抖着。Cloud发动机车,从现场绝尘而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是怎样的袭击?怪物吗?爆炸?还是恐怖行动?这些都无所谓了——Tifa身在何处?Cloud心急如焚。他飞快地驶过街道的时候尝试着再次联系Tifa,但又再次失败了。 


芬尼尔轰鸣着在医院外停下,Cloud抱上Marlene,撞入医院大门。小女孩无力的依偎在他怀中,两眼紧闭,脸色苍白。 


医院里的情况和学校一样混乱,到处都是忙碌的医护人员。Cloud身后又有几个来自学校的孩子被送了进来。有个女医生发现了抱着Marlene的Cloud,她急忙跑过来检查Marlene的情况。 


Cloud从医生的表情看出来Marlene的伤情不容乐观——这一点在医生发布一连串的指令后显得尤为明确。Marlene被飞快地放上担架,医生快速问道:“她是你的家属?” 


“嗯。” 


“她必须马上接受手术,你不能进去。现在你最好帮她登记一下以便让我们知道她的身份。我们正在尽力把伤者分类——喏。”她交给Cloud一块带有


数字的铭牌,“这是她的编号,我会尽快让你知道的情况。”医生带着Marlene急急地走进手术室,一边对其他人发布着命令,一边关上了手术室的大门。 


轻柔的关门声在Cloud听来仿佛是枪声的回响。他不知道手术结束时Marlene是否会安然无恙,他不敢去想。他还得去找Tifa和Denzel(如果找不到怎么办?)他甚至对他的在顷刻间就面临崩溃的生活感到麻木了,过去他面临过无数次这样的情况。


毕竟,这就是他的人生。


下一章:【第二章 新的开始】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