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十三章 向前两步】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 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



【第十三章 向前两步】


Cloud离开Kalm的时候,Tifa打来了电话。他一听到她的声音就知道出事了。 


“Cloud?” 


Cloud握紧电话:“怎么了?” 


“我还医院。”不等他发问,她急急地说,“Shera在这里。她——她的情况很糟,Cloud。Cid不得不带她来这儿,因为Rocket镇的医疗条件帮不了她……” 


Cloud的指节因用力过度而发白:“她发生了什么事?”他的第一念头是Cid夫妇也许遇上了一场由油源或者别的什么引发的空难,对接下来Tifa给他的答案毫无心理准备。 


“她……她流产了。” 


Tifa听见那边突然窒息了几秒。 


Cloud甚至还不知道Shera已有身孕,面对这个晴天霹雳,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Yuffie之前在医院。我来之后她就出去照顾Marlene和Denzel了。” 


Cloud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我马上来。” 


很快他就到了Edge的医院,看见Tifa正坐在等待大厅里陪着Cid。形容憔悴的Cid眼中满是血丝,嘴上叼着一支烟不安地踱来踱去,完全无视了墙上的禁烟标志。桌上乱七八糟的烟头表明这不是第一支了。他根本不往进来的Cloud投上一眼,也不说话。 


Cloud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问什么。他最后说:“Shera怎样了?” 


Cid回之以一声怒吼:“***觉得她能怎样?”他“呸”地一声把烟吐到地上,一脚碾灭,然后颓然坐进一张椅子,把脸埋入双手中。 


“她在手术中,”Tifa轻声告知在她身旁缓缓坐下的Cloud,“她流了很多血。” 


三人熬过了一个可怖的夜晚。Cid不停地抽烟、咒骂,要不就是死一般地沉默。其间,Yuffie和Barret多次打来电话,Vincent也短暂地露了面。然而Cloud知道Tifa的心情就和他一样无助。一切语言和动作在这种事面前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即使Shera挺了过来,又有什么能缓解随之而来的失去一个未出生的孩子的伤痛?


午夜时分,终于有一个医生走了进来告诉Cid,Shera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她在康复病房。”


“为什么她——为什么会有这种事情?”Cid哑着嗓子问。 


“天有不测风云,”医生柔声说,“只是……” 


“只是什么?”Cid追问。 


“你的妻子患过星痕。我们已经逐渐发现曾患有星痕的妇女流产的风险要远高于常人,而且还有许多生育方面的问题。被治愈的人们体内的Jenova细胞长期处于潜伏状态,但它们仍残留在血液中。母体经常会把成长的胎儿判定为威胁或者未知的疾病,进而以流产告终。这种情况在那些自身未患有星痕,但亲友们患过的妇女中也时有发生。我们尚不清楚残留的Jenova细胞对身体造成的全部影响。这些都不是说一旦患过星痕的人就丧失了生育能力,但我们发现那些受害者的风险和复杂程度确实要高得多。患过星痕的夫妇结合产下的婴儿的体内已被发现含有活跃的Jenova细胞。不过我们很幸运,因为那个教堂里还有一池治愈之水。现在它是唯一可以使Jenova细胞无效化的药物。”医生顿了一下,“我明白你现在大概不会怎么考虑再孕的事,不过在Mideel有位教授,他致力于研究、解决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他或许可以让星痕受害者产下健康的孩子。” 


Cid的神色混合着愤怒与痛苦。Cloud觉得他即将爆发,但最后他只是摇了摇头,“见鬼,带我去见我老婆。” 


星痕,Jenova细胞。它们到底要对Cloud生活中的人造成多少伤害才善罢甘休? 


Cloud和Tifa握紧彼此的手站在原地看着Cid离开。Tifa看向Cloud,拼命不让自己哭出来。


“这不是害不害怕的问题,”她低声说,“Shera告诉过我她多么渴望建立一个家。”她移开眼神,“我不知道做什么,Cloud。我不知道怎么才能帮上忙。” 


Cloud紧紧抱住她,她靠在他的肩头。 


“……我也不知道。” 


他们依靠着彼此,对袭来的浓浓睡意斗争着。他和她不想睡,更不想把朋友丢在医院不管。


黎明时分,Red XIII来了。他刚到,Cid就回来了,他的神色是Cloud认识他以来最憔悴虚弱的一次。 


“Shera不想见人,”他说,“但她想和你说两句,Tifa。” 


Tifa起身,快步走出大厅。Nanaki认真地对Cid说:“我为你感到难过,我的朋友。失去一个孩子是最痛苦的事情之一。” 


Cid开口时,他的声音只剩下疲惫:“***对。” 


大厅里一片死寂,直到Tifa回来。她的脸上满是泪痕,显然哭过——为一个她的朋友不幸遭遇的而Cloud却甚至没有能力认识到的损失。 


“她睡着了。”她柔声告诉Cid,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肩膀。 


Cid泥塑般动也不动,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艰难地吞了口水,回握一下Tifa的手,说:“我去陪她,等她醒过来。” 


Tifa目送他出去。几行清泪顺着她的脸颊滑落。Cloud上前紧紧握住她的手。他知道现在Cid和Shera经历的痛苦或许正是他和Tifa将来所要面临的。这个念头刚才他的脑海中浮现,就被他逃避似的抛置一旁。 


太危险了。 


他不只受过星痕的折磨,这具身体还接受过无数次实验。即使在他经历过的一切后,他仍能有生育能力——他也不要。 


纠缠不清的利害关系,实在太多了。


——————————————————————————————


Tifa再次在夜半时分醒了过来,这似乎已经成了夜里的常事了。她慢慢坐起身,身旁的Cloud正在熟睡中,神色就像上一次她偷看他时一样平静。他完全静止地躺在属于他的一边,好似凝固了一样,丝毫也没有碰到她。她曾想过他是不是那种睡相很差的人,比如睡着后拉被子,或者把腿搭到她身上——不过很显然,他不是。 


刚开始,她并没有着意去想是什么惊醒了她,但楼下突然传来的细微声响让她竖起了耳朵,身体也在瞬间紧绷起来。她知道门是锁上了的,但会不会有人闯进来呢? 


看样子倒像是有个醒过来的孩子下楼找什么。Tifa无声地滑下床。果然,当她走进走廊时,看见Denzel的房门大开着,床上的是空的,而Marlene仍在梦乡中徜徉。 


Tifa放轻脚步走到楼下。客厅的灯亮着,Denzel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杯水。他的双眼紧闭,呼吸紊乱。Tifa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开口说: 


“嗨。” 


Denzel惊跳起来,差点洒出杯中的水。他瞪着眼,看见Tifa站在门口。 


“我——我不是故意吵到你的。”他急忙说,“我只是有点口渴。”他站起身,一口喝光杯里的水,然后匆匆从她身边走过,避开了她的视线。 


她看着小男孩把杯子放回厨房,觉得他会就此上楼回房。但他在楼梯底部踌躇了一会儿,回身看着她:“不用为我担心。” 


Tifa抬眼,凝视着他线条坚硬的下颌。他的蓝眸中闪动着决心的光芒。 


“不用吗?” 


Denzel用力摇摇头,“我经历过坏得多的事情,我不是个小孩子了。”


他的眼神是如此认真,如此决然,可同时Tifa也捕捉到了其中深藏的痛苦与悲伤。他在承受着伤痛的同时,又竭尽全力不表现出来,竭尽全力要显得坚强。 


Denzel直视了她的眼神好一会儿,才转身上了楼。关门声传来后,Tifa长舒一口气。她不清楚自己能做别的什么,但她希望自己可以为Denzel做点什么。他比Marlene更迫切地想了解这个世界,也比Marlene沉稳许多。 


当她回到卧室的时候,Cloud已经醒了过来。 


“没事吧?”他撑着肘,静静问道。 


Tifa拉上被子:“Denzel在下面。我觉得他有些睡不好,不过他不想让**心。”


两人沉默了一下,Cloud说:“Denzel就是这样。”他重新躺下,但他转过来看着她:“你以前总是知道的。” 


Tifa转过头,就对上了他的那双奇异的眸子。 


距离是如此的近,她身上蓦然闪过触电般的感觉:他有一双危险的眼睛——一双可以让女孩陷入其中,沉沦的眼睛,如此的深沉,充满了勃勃生机和情感。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你知道Denzel什么时候做了噩梦。他通常会下楼喝杯水稳定情绪。每当这个时候,你就似乎知道他在下面。”Cloud说完,翻过身闭上眼睛。直到此刻,Tifa才感觉自己可以再次呼吸了。 


这次入睡似乎要比刚挨着Cloud时容易了一些。当她醒来时,时间已近七点,身旁是空的。


她把脸埋入枕头,深吸了口气。鼻翼中传来她自己身上沐浴露和Cloud的气息混合的味道。这次仿佛是Cloud的气味更强烈一些,但闻上去的感觉并不陌生,相反,她心中一紧,涌上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她很孤独,即使在家人之中时,她也有一种无法抑制的失落感。还有一道道裂隙等着她去填补。她努力让自己坚强,不仅是为这个家,也是为她自己。 


至少,第七天堂要重新营业了。她会忙起来,没有时间去胡思乱想。她跳下床,准备开始新的一天,Cloud和Denzel早就起了床,在楼下吃着早餐。过了一会儿,Marlene也下来了。


酒吧大门打开的瞬间,顾客就蜂拥而入。显然,第七天堂要重开的消息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Tifa的顾客们都急着来表明他们的大力支持,因为她失忆的事情也已被众人熟知。


Tifa忙的几乎喘不过气来,Cloud始终陪伴在她左右,尽力帮助她了解每一位酒吧的常客,但实在是太累人了。她满眼都是喋喋不休的人,问着她一大堆问题:问她是否还记得他们,告诉她和他们认识的经过,刚一开始她差点被声浪淹没,但很快她就知道哪些顾客值得信赖、哪些顾客应当更警惕一些——看Cloud的动作就能明白。对于一部分人,他显得放松平静些,但有一部分人则会让他警觉起来。他已经把剑背上了。Tifa不是第一次看见他装备这几把剑了,可她还没看到过他真正拔剑的时候,也希望今天不会成为第一次。 


如果集中精力,她发现自己善于解读顾客的肢体语言:他们的动作、姿态、眼神告诉她的比语言更多。这种观察别人动作细节的技巧,似乎是来自她以前接受的格斗训练。 


Cloud给她写了一份被禁止入吧的人的名单,并说如果有其中的不受欢迎的家伙来访,他会帮她指认出来。他已经警告过她,也许会有人趁她失忆的空当来占她便宜,而且如果她已不再记得他们,那些家伙可能就会得寸进尺。她很感谢他的帮忙。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迷茫于如何应对顾客,但很快她就完全进入了调制饮品和烹制饭菜的节奏,刚开始的羞涩在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意识到自己需要冷静的心态和充分的自信,将酒吧的情况纳入自己的掌握之中,以保证这里每个人的安全。她交谈、微笑,得体地应对每一位客人——尽管她还有些不适应。如果有客人喝过了头,或者开始吵起来,她会马上去处理。当她告诉一个男人他已经喝得够多了的时候,却想着Marlene和Denzel,她绝不想有人因醉酒闹事而伤到两个孩子。 


Denzel和Marlene都帮忙着上饭菜和酒水,直到九点,他们才去洗漱睡觉。十点过后,所有顾客都离开了。Cloud锁好大门,转身看见Tifa正疲惫地环顾四周:“每天都是这么忙吗?” 


Cloud开始收拾杯碟,把它们放到吧台上,“今天比往常忙一些,”他说,“可能是他们看见你太高兴了。” 


Tifa将盥洗槽打满肥皂水,一阵睡意袭来,她不禁有些迷糊。正走向厨房的Cloud停下来看着她:“Tifa?” 


她眨眨眼,勉强对他一笑:“明天又要重复一遍,对吗?”然后她开始洗盘子,坚定地说:“我准备好了。” 


一丝笑意出现在Cloud嘴角,越扩越大。他向她点点头,拿过扫帚开始扫地。 


她再一次被他动人心魄的微笑惊艳到了,低头看着泡在水里的碗碟。她发现自己的嘴角居然在情不自禁地上扬。仿佛是注入了一针强心剂,整个人都振奋了起来。这天所堆积的疲惫神奇地一扫而空。


如果一定要Cloud评价一下酒吧的主顾们,他可以说他们非常忠诚——虽然他不太喜欢有几个家伙看着Tifa的眼神,但他知道如果有必要,Tifa仍能将他们揍得鼻青脸肿。第一天结束,当他看见她应对自如地处理与客人们的关系时,他如释重负。那个瞬间,他熟知的过去的Tifa似乎又回来了。他越来越坚信她可以独力支持酒吧的运转。 


他和Tifa一起打扫干净酒吧,第一次觉得没有不协调的地方。 


做完清扫工作以后,Tifa去沐浴。Cloud上楼看了下两个孩子,然后走进主卧室。坐在床上,他有些烦恼地抱住头,深吸了口气再呼出来。过了好一会儿,他才起身去换衣服。 


Cloud刚穿好睡衣,突然听见从浴室里传来一声尖叫,然后是撞翻东西声音和含糊不清的叫喊。 


他冲到浴室门口,下意识地就去拧浴室门把手,转到一半时他才反应过来,硬生生地刹住了。 


“Tifa?”他隔着门唤道,“你没事吧?” 


“我没事!”如果她的声音不那么紧张,他或许已经相信了。 


浴室里又是一阵乒乒乓乓,水流声也突然中断。 


“喔、喔、喔!”他听见Tifa倒抽了口凉气。 


“Tifa?” 


“该死!” 


管不了那么多了,他一把推开浴室门。 


水雾缭绕中,Tifa正站在水槽前往脸上洒水,身上只裹着一件浴巾。她的头发上还有肥皂泡,腿上满是鲜血。 


Cloud刚闯入,她就转过头来,勉强眯着通红的眼睛看着他。 


Cloud握住她的双肩,引导她走到浴缸边。“坐着。”他从物架上取下一个急救包,Tifa使劲儿地眨着眼,一脸的尴尬表情。 


“发生什么事了?”他半跪在她面前,努力集中注意力寻找伤口,不去想眼前人的身上只有一件浴巾。 


她的肌肤带着水汽,触手细腻而光滑——见鬼!他脑子里转的都是些什么念头?Tifa手上了,而他想的却是一丝不挂的她?


过了好一会儿,他总算找到了血的来源:Tifa的腿背上有条长长的伤口。 


他把一块纱布捂在上面,Tifa有些手足无措:“我——我自己来就好,Cloud。”


“你看得见么?”Cloud怀疑地说。 


“呃……” 


“好了。到底怎么了?”他重复一遍问题。 


“我把肥皂弄到眼里了。”Tifa伸手擦拭眼睛,一只手抓着胸口处的浴巾。Cloud压紧纱布,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一僵,“刚才水一下就凉了,我撞倒了洗发液,然后被水龙头划伤了腿。只是被吓了一跳……” 


“按着这儿。”Cloud等Tifa按住纱布后,拿过一些酒精棉。“我该早些告诉你这儿水和能源的供应问题。有时候热水会时断时续,能源也是。在Edge的生活就是这个样子。我们该庆幸不是在Junon。”她腿上的伤口还没有深到需要缝针或者照X光,但仍然不浅。他知道家里的水龙头是用建造酒吧时剩下的脚料做成的,挺陈旧了,形状也不是很好,但却很实用。 


“可能会有点疼。”他拿开纱布,将伤口仔细地抹上酒精。 


她的身体再次一紧,手指抓紧浴缸边缘。也许是为了分散注意力,她问道:“Junon有什么问题?” 


“你还记得那儿的水下反应炉吗?” 


“不——不太记得了。” 


“唔,过去那儿建立有水下的魔晄反应炉,后来被改造成了用水力发电的设施。大半个Junon都靠它供能。不过它小毛病不断,经常停水停电,比Edge还要频繁。工程师们一直都在维修它。总是,它不用做魔晄反应炉就好。星球正在慢慢自愈。”人们也开始觉醒,开始学着与星球和平共生而不是与之为敌。然而好事多磨——先有星痕和Deepground,现在又有怪物的袭击。 


Cloud将药粉末洒在Tifa的伤口上,用绷带将其包扎好,然后点点头,往后退了一点。他抬头仰视她,发现她停止了眨眼,愣愣地看着他,好像他使劲儿在她脑袋上敲了一记似的。


指尖轻抚着右颊,Tifa呆呆地看着他。“我想起来了。”她低语道,“我——你——还有酒吧。有场争斗。你好像在我战斗的时候回来了。你拔出剑,然后……”她放下手,“你帮我在脸颊贴上创可贴。你很焦虑,而我想打扫碎玻璃……” 


Cloud明白她在说什么,他凝视进她的眼中,她似乎在他脸上搜寻着什么…… 


“我想起你了。”Tifa的声音带着一丝无法掩饰的颤抖,她低着头,“我想起你了……”她用力摇摇头,站了起来,Cloud也随之起身。“我——我得穿衣服,还要清洗头发。”她听上去仿佛要哭出来了。 


Cloud知道他该离开了。他刚走出浴室,门就在他身后砰然关闭。他靠着墙壁深呼了口气。


Tifa已经想起了他。她想起了某件关于他的事,而且不是可怖的事情——没错,虽然她刚才想起的酒吧事件导致了她对他的一顿说教,但这正是使他和她走到一起的重要一步。


他缓步走进主卧室,坐在床边。 


Tifa穿着睡衣进来的时候,他仍在那儿出神。她湿润的长发瀑布一般披散在她的肩头和背上。她犹豫了一会儿,走到他身边坐下。 


沉默了几分钟,她开口说:“你可以告诉我后来发生了什么吗?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理解我说的哪段回忆,可我——我觉得我们后来好像吵了一架,但我记不得了。我只记得当时我很失望。你充满了保护欲,而我很失望。” 


Cloud凝视着她。她的神色很茫然,不过比刚才在浴室里时从容多了。 


距离是如此之近,他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看着她茫然而又充满好奇心的眸子。她的肩头几乎要触到他,这时的她是如此的脆弱无助,却又美丽得令人心醉神迷——他要疯了。他早已几近疯狂。 


他听见自己开口,强迫自己从唇间吐出字眼,诧异于他的声音听起来居然异常冷静:“那是去年的事情,在我们结婚之前,你教训了我一顿。” 


Tifa歪歪头:“都说了些什么?” 


“让我克制自己的多虑,作为你的伴侣就好。嗯……”他点点头,“还说你会和我在一起。” 


她认真地打量了他一会儿,轻声说:“看来那顿说教起效了,对不对?” 


Cloud费尽力气挪开自己的眼神:“嗯。” 


Tifa走回属于她的一边时,他松了口气,却又有些失落。她拿出那本黑色的日记本打开。Cloud等她动笔后再转过身来睡下。她则坐在他身旁,记录下她新的记忆。 


一段关于他的回忆。 


他明白自己应该为她总算记起了他——而且不是一段关于他的糟糕回忆——而感到欣喜若狂。他的确为此而欣慰,可当他闭着眼,聆听着耳中传来的纸张摩擦发出的细碎沙沙声时,他只感到满心孤寂。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