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第十二章 逃避】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 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 【已获得授权】



===================================================================



【第十二章 逃避】


“Tifa、Cloud!”Corel镇,Marlene从Barret家中跑出来,扑向新婚夫妇,“你们回来啦!我想死你们了!”


Tifa笑着吻了吻小女孩的额头:“我们也想你,宝贝儿。”她抬头,看见Denzel正双手揣在兜里,笑着从屋里走出来。“还有你,”Tifa说,给了小男孩一个用力的拥抱,“有乖乖地吃蔬菜吗?” 


Cloud憋不住地“扑哧”笑出声来。回来还不到五秒钟,Tifa就自动进入了“妈妈模式”。然后,抚弄着Denzel的头发时,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很想念他们。虽然他和Tifa为期两周的蜜月确实很美妙,但接孩子回家也同样令人愉快。 


“吃啦,”Denzel无可奈何地回答,“还有刷牙啊、洗澡啊,还有其它杂七杂八的事情。” 


“喔!小俩口回来了!”Barret也抱着双臂走了出来。 


Tifa放开孩子们上前抱了抱Barret:“谢谢帮忙照顾孩子,Barret。” 


“唔,不算什么。有两个小家伙在一起的感觉也挺不错的。”Barret双手把Tifa高高举起来,又放下,“哈,Spiky,干的不错啊。我还从没有看见Tifa这么容光焕发过。” 


Tifa赶紧摆摆手示意他闭嘴,Cloud则微微一笑。 


“如果不赶的话,就留下来吃顿饭吧。”Barret说。 


“好啊,”Tifa答应着,向屋门走去,“需要帮忙吗?” 


“你俩给我呆在厨房外面就成,”Barret告诉她,“我已经给孩子做了两周的饭了,我觉得我做的东西不会把你们给毒死。” 


五个人开开心心地吃了顿饭,然后Tifa,Cloud和孩子们带着大包小包搭上了Barret去Rocket镇的便车,Cid将在那儿接他们飞回Edge。他们也曾考虑过坐车或者乘船,不过“Shera号”无疑是最快的交通方式。Cloud在途中发现了几只怪兽,不过他们并没有袭击卡车。 


Cloud觉得这次空乘相当令人满意——虽然有些晕机。两个精力充沛的孩子都在跟他和Tifa讲寄宿在Corel的两周的事,还有Barret带他们去Gold Saucer玩的一天。坐在甲板上,Tifa倚靠在他身边,与孩子们聊天,Cloud很享受这种属于家庭的温馨。 


“Shera号”在Edge郊外着陆的时候,天色已至深夜。Marlene早已枕在Tifa双膝上进入了梦乡,Denzel也靠在Cloud肩上打着瞌睡。Cloud将他唤醒,Tifa把Marlene抱到Cloud背上,然后带上睡眼朦胧的Denzel。Cid从驾驶舱出来目送他们下艇。 


“多谢了,Cid。”Tifa道谢说。 


“得得,你赶紧送孩子睡觉去吧。” 


很快他们就回到了阔别两周的家中。吧里空气中的味道陌生而熟悉。 


“欢迎回来。”Tifa说,小心地将Marlene从Cloud背上抱下来。她对Cloud柔柔一笑,然后带着两个孩子上楼去了。 


家还是老样子。但Cloud莫名的觉得有了一些不同,虽然他知道不同的只是他自己——只能是他自己。在这里生活得越久,和Tifa在一起越久,他对于“家”的归属感就越来越强烈。Tifa的“欢迎回来”的声音似乎还在他四周回响着,轻触着他。 


他知道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他都不能再后退。这里才是他心中永远的归宿……不管Tifa身在何处,他也会和她在一起。


——————————————————————————


追悼会结束时,Tifa放开了Cloud的手。Cloud稍稍有些惊讶,因为途中Tifa居然没有放开过他的手。松手还是很难——他不想放开。整个追悼会留给他的只是麻木、愤怒和心痛,从Tifa处传来的力量是他唯一的安慰。 


一些人逐渐离去,一些人还在交谈,彼此拥抱,或者抽泣。Marlene与Denzel还和朋友们在一起。小女孩的肩头扔在不住地颤抖,但Denzel一直都半抱着安慰她,还有一个和Marlene年纪相仿的女孩正握着她的手。 


不久之后Reeve走了过来。他是追悼会的主持者,刚才宣读遇难者名单的人也是他。 


“Cloud,Tifa,很高兴见到你们。不过很遗憾是在这种情况下。” 


Tifa茫然地看着Reeve,Cloud见状说:“Tifa,这位是Reeve Tuesti。”


Tifa习惯性地伸手,然后猛然意识到自己应该早就认识这个男人。她脸颊一红,正要缩手,Reeve及时地握住了。给Tifa一个紧握后,他放开手说:“得知你的失忆,我感到很遗憾。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要告知我。” 


“谢谢,”Tifa拢了拢头发,“你是WRO的主管人,对不对?” 


“对,虽然这些天我在想这是为什么。”Reeve脸上闪过一丝笑意,“Cloud,我已经收到你的关于快递服务的消息了。我很乐意帮忙。我安排了一些人手去帮你办,如果你准备好重新接手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Cloud点点头:“感激不尽。”他的负担总算是少了一些。他并不想放弃快递工作,而如果得不到援助的话,他很快就会失去顾客。 


有人正在叫Reeve,他向两人投去歉意的眼神:“过会儿再聊,保重。” 


Reeve刚离去,一只手就冒出来搭在Tifa肩上,“Tifa!过得怎样?”Yuffie出现了,不过她脸上并没有平日的笑容,“我听说你明天就要开店了,我要来帮忙——” 


Cloud想出言阻止。他知道“Yuffie式”的帮忙……那会包括一地的碎玻璃,一两场打斗,或许还有几首即兴卡拉OK。 


“——可我有点忙,下午得出发。就改天再去你那儿吧。”Yuffie说,“我要去核实几份报告,然后顺便拜访下Mideel的Dorkus教授。” 


“是Dorne吧?”Cloud痛苦地更正。


Yuffie毫不在意地摆摆手,“Reeve让我把从怪兽身上得到的样本带给那个教授做更深入的分析,那家伙的能力比这里的几个科学家强。我得在完成这件任务后再回第七天堂帮忙,应该不会很久。记得给我留些清酒,好不好,Tifa?” 


Tifa迷惑不解地看看Cloud,再看看Yuffie。最后,她眨眨眼,说:“嗯……好吧。” 


Yuffie给了她一个大拥抱,说:“我去给小丹和小琳打招呼。”她向孩子们走去了。 


“Yuffie到底在WRO里做什么?”Tifa问Cloud。 


“她管理智囊团,负责侦查工作。” 


Tifa看着Yuffie悄悄走到Marlene身后把她抱住,“是吗。” 


“别被她耍了。她是个忍者。虽然她想表现自己的时候显得很笨拙,还是个倒不完的话盒子,可她比一些信任她的人更聪明、更狡猾。她可以在和被人闲聊的时候套到很多有用的信息。要是套话得不到的,她就偷偷摸摸地去拿到。”Cloud顿了下,“有Yuffie在场的时候你也得小心自己的钱包。她的手很快,而且她迷恋闪光的玩意儿。” 


Tifa愣愣地看着Cloud,不明白他是否在说真的。 


Marlene向两人走了过来,脸上还带着泪痕,眼眶发红,但已不再哭了,“我们能不能现在就回家?”她低声说。 


Cloud点点头,去看Denzel是否准备好了离开。Denzel答应了。回家时,两个孩子走在前方。


“Yuffie要见的Dorne教授是谁?”Tifa轻声问道。 


Cloud瞥了她一眼,不清楚她是因为记起了什么还是单纯的好奇——从她的神色来看,她只是好奇。 


他有些失望,但同时又松了口气。追悼会已使他精疲力竭,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准备好了回想自结婚后他和她的第一次剧烈争执。Mideel是充满了两人过往的回忆之地,有很早很早以前的,也有最近的。它们并不糟糕,只是……令人疲惫。 


他仔细斟酌着,开口说:“Dorne是一个在Meteor事件后移居到Mideel的科学家。他一生都在研究Jenova细胞和生命之河。” 


“而Mideel的生命之河就在地表下,”Tifa缓缓说,“有助于他的研究。” 


“嗯。Reeve需要咨询关于Jenova细胞和生命之河的事情时就会去请教他。”他真的不想再把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了——反正不是现在。幸运的是,Tifa没有再问别的,一家人沉默地回到酒吧。


下午和晚上,他们忙于为第二天的开店做准备工作。过去,Tifa通常把营业时间设定为正午到晚十点,周四则作为休息日而暂停营业。尽管Edge城里的很多酒吧要晚得多才打烊,但第七天堂从不缺少顾客。来这儿的人都知道这里是一个充满家庭气氛的友好地方。 


孩子睡觉时,Cloud已经外出去收集Tifa的清单上的物品,第二天出售的食物已计划好,杯盘都已经收拾整齐,餐巾放在吧台下,现金盒里也满是为找零备用的Gil。他们尽可能地为重新营业做好了一切准备。 


虽然当天的气氛很平常,但Cloud感觉不到。他一整周都在强迫自己主动,强迫自己去走出一步,但他的步伐越来越慢。他坚持让自己的举动显得冷静自然,尽力团结他的家人,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肩上的担子只变得越来越重。丹泽尔的沉默寡言,玛琳的噩梦,Tifa的失忆——他对此都无能为力。没有安慰,没有放松。Tifa在尽力地帮助孩子们:安慰玛琳,找丹泽尔谈心,虽然谈话时间也许很短——但情势仍不容乐观。 


(撑过今天就好。)他反复告诉自己,(大家都还在,这是你的家,既然你还活着,就不能让它坍塌。)可他总是无法抑制地自我怀疑和恐惧,害怕他们不能渡过眼前的难关;害怕Tifa不能记起他或是记起痛苦的事;害怕她想为什么她过去会决定嫁给他。这些都是在他内心深处作祟的烦闷的声音。他想把它们抛开,又感到沮丧,因为这些念头都是他一度击败过得敌人,然而现在它们又卷土重来了。他尽力不去想那些可怕的未来,如果他真的让往事都钻入头中,它们就会耗尽他的精力。 


夜晚对他来说尤其艰难。以前的数月中,夜晚是Cloud在孩子们入睡以后能与Tifa单独相处的时间。即使在快递途中,他也会尽量早点回家。但现在,随着夜幕降临,孩子们入睡了,他也茫然无措。甚至睡眠也不能缓和他的心绪,因为睡在客房就好像另一把插在他胸口的利刃。昨夜,至少他是疲惫过度,直接睡着了,可那一整晚的熟睡就意味着今晚他将会毫无睡意,而且他也无事可做: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Fenrir也状态良好。现在只有他和Tifa在吧台旁坐着。 


他讨厌这样。他甚至开始厌烦和Tifa一起闲聊、干活的时候。她仍然……缺了些什么。曾经的那个她消失在了某处。如此接近,却又如此遥远。一旦他陷入焦躁烦闷中,他都会提醒自己,他也曾处于相同的情况中。过去有段时间他不知道自己的记忆是否是真实的。当他神志不清,身中剧毒,深陷于混乱的泥潭时,是Tifa支撑着他一路走过。那时,她坚信他就是她了解的Cloud,她陪着他挺过难关,帮他拾起支离破碎的记忆,再一片片地拼凑到一起。她是怎么做到的?她怎能有如此惊人的耐心和毅力?


(因为她爱我。) 


现在他对那时的她的处境感同身受——确实很困难,不论他怎么想,这对双方都很困难。 


“我想去休息了。明天会很忙,对不对?”Tifa跳下吧凳。 


“嗯。”Cloud阖上眼,暗地里叹了口气。如果骑Fenrir出去转一圈,也许会好受一些,脑子清醒一点。他倒是很久没有这样在工作之余外出兜风了。这或许对他有好处。 


他正想着,睁眼却看见Tifa仍站在他身旁。她的手握成拳,紧了又松,显出她的紧张、失望。或者生气。他的目光移向她的脸。她的神色犹豫不定。 


“Cloud?” 


他抬眼看着她。 


“呃……如果你想……我是说,你不——那个——”Tifa明显有些慌乱。他盯着她,看见这样的Tifa真令人惊讶——为对他说什么而感到难为情、期期艾艾。他想握住她的手,告诉她只管说出来,可他知道那样做只会让她感到更糟。 


“你不用睡客房,”她一口气说道,“我们可以睡一张床,如果你想的话。”她叹口气,捂住脸,但当她再次开口时,语气冷静了不少,不再那样紧张了,“我知道这不容易,抱歉,我在努力。” 


当然,她一直都在努力。曾经的她也是这样。


睡在她身旁是否比睡在客房更困难一些?现在不比以前了,可他们有好几年都是在彼此身侧入睡的:在去Meteor的途中;在山洞、森林、甚至在监狱中,还有在脏乱的酒吧地板上。在她身旁入睡应该很容易,不是吗?总而言之,既然是她主动提出的,他又怎能拒绝?这说明即使心存顾虑,她也愿意在他身侧躺下,和他一起分享一个房间。 


而且他不喜欢睡在客房,他的确想在他身边……可他想要的是她,不是那堵横亘在两人之间的谨慎之墙。 


他直视着她,说:“谢谢。” 


Tifa点点头,她紧握的拳慢慢放松下来,“嗯,那我去睡了。”她转身离去。他听见她上楼的脚步声。 


Cloud深吸口气,再活动一下双肩,试图缓解自己的紧张,却意料之中地失败了。现在,Fenrir似乎出局了——如果他离开,Tifa或许就会认为她做错了什么。因此,即使并不困,他还是上了楼,在客房里拿上他的枕头,将它放在Tifa的枕头旁边。她正在浴室里刷牙。 


Cloud躺在属于他的一边伸展四肢的时候,身着一件背心和睡裤的Tifa悄悄走了进来。她站在门口处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走到床边,拉起被子。他很小心地把目光只集中在她脸上而不去看衣服在她身上勾勒出的美好曲线,这简直难如登天。 


在沉闷的气氛中,两人就这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过了好几分钟,Tifa长长呼出口气。Cloud从眼角余光看见她转过了脸向里。 


又过了很久很久,她的呼吸慢慢深沉下去,他知道她已经睡着了。 


他完全清醒着,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Tifa就在他身侧,但那两人之间的窄窄的空间似乎成了一道无法越过的鸿沟。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