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第十一章 尘封的回忆 】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 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已获得授权】




===================================================================



【第十一章 尘封的回忆 】


Tifa蜷缩在Cloud身侧,陷入了沉睡。两人的身上盖着一张薄毯。一缕黑发垂过Tifa的眼帘,Cloud伸手,轻柔地将它从Tifa脸上拨开。他的指尖掠过她裸露的肩头,Tifa身体微微一动,没有睁眼。 


就这样在朦胧的月光中凝视着她的睡颜,Cloud感到心满意足。现在他的想法和二十四小时前——或者一周前,一个月前得——差异巨大。他已经记不起上一次这样平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在他心灵背后看不见的某处,原来一直有个细琐的声音告诉他,实验对他身体的改造在以后有可能伤害到Tifa,但现在它已经衰减到几乎听不到了。Cloud注视着Tifa的脸庞,现在他真的坚信,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他和她都能携手共同度过。 


Cloud温柔地抚上Tifa的脊背,低头吻上她的前额。睡梦中的Tifa惬意地呢喃着,更靠近了他一些。她的鼻尖摩挲着他的胸膛,使他发出一声悠长的叹息。在这宁静安详的一刻,他很容易就想通了为什么他要历经重重艰险和她在一起,为什么她会愿意等他如此之久。


Tifa又微微一动,睁开了眼。她迷糊地眨眼看着他,唇角渐渐上扬。 


“嗨。”她的声音睡意浓浓。她的身体依偎过来,手臂滑过他脊背,轻柔地在他背上游弋着,抚过他光洁的皮肤和大大小小的疤痕,带给他一阵战栗。 


他凝视着她的双眸:“嗨。”


“你还好吗?” 


“嗯。”好得不能再好了,他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 


Tifa端详着他。Cloud对她微微一笑,然后她的眼神亮了起来——Cloud不明白为什么仅是微笑就能让她的眼睛闪烁着如阳光般得光辉,也懒得去想。他和她都很幸福,这就够了。这世上什么东西也不能换取这一刻。


——————————————————————


Tifa站在淋浴头下,闭上眼,任热水冲刷自己的脸庞。身体出乎意料地充满活力,比在医院里的时候好多了。投入战斗节奏的感觉令人惊讶。力量在她四肢百骸间流动着,曾蒙在她感知上的面纱也逐渐消褪。有那么几分钟,她全身心都投入了一招一式的搏击中,几乎忘记了一切,眼里只剩下她和Cloud,还有—— 


Cloud。 


她睁开眼,但目光并没有聚焦在浴室墙壁上,Cloud占据着她的心扉。就在她重拾关于Marlene和教堂的回忆之前,当Cloud将她按倒在地的那一瞬,彼此的脸近在咫尺,呼吸可闻。她完全被他眸中的火热融化了。那股火焰让她心慌不已,却又意识到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她是他的妻子。他理所当然地应该渴望她。他的神情在她心底激起的内疚甚至盖过了尴尬。 


沐浴完毕,她穿好衣服,回到楼下做烤饼。打蛋、和面团、煎饼。这些对她来说变得异常简单,她甚至可以一边煎饼一边听Cloud讲述Reunion的事。 


她端着盘子从厨房出来时,Denzel正坐在吧里,Marlene还在小睡。Tifa把一部分烤饼放在一边保温。过了段时间,Marlene抱着一只布偶兔子,从楼上蹒跚走下。她吃饭的时候,Cloud笑声地告诉Tifa,这是Marlene第一次没有从噩梦中惊醒。 


Tifa在第七天堂的第二天的情况比第一天好多了。虽然有时她仍不知道该做什么,但Cloud还有孩子们的互动令她感到很舒适。她现在更熟悉这座房子,也更适应这里的生活。


Denzel吃过早饭就出去了,要到下午才回来。他出门以后,Cloud检修他的机车,Tifa则一边洗衣一边和Marlene闲聊。得知第七天堂将会重新营业的Marlene异常激动,她有一堆为重新开店帮忙提供的建议。Denzel从他的朋友那儿回来以后也加入了这个计划。准备工作包括为大家举行一个小型的庆祝会。Marlene在酒吧前门挂上了一块重新营业的告示牌,Denzel和Tifa巡检了一边整个厨房并列出一张Tifa将可能用到的物品清单。 


“Cloud说你和Izzi去看望出院的Aria了。”Tifa说。 


“嗯。” 


“她的情况怎么样?” 


Denzel停了下来,看着Tifa:“她坐上了轮椅。只有以后腿好一些的时候才能下来走走。她……”他偏开了视线,声音低落下去。他没有再说什么——似乎也不想再说什么。 


写完清单以后,Cloud浏览了一遍,说上面的东西都能在Edge里找到。“明天下午我就去把它们买回来。”他说。 


大家围坐在客厅的矮桌旁共进晚餐,这是Shera提前为他们准备好的最后一顿饭。


“或许重新开店会帮你记起以前的事。”吃饭的事后,Marlene说。 


Tifa把送向嘴里的食物停在半途:“其实,我已经想起三件事了。” 


两个孩子同时看向她,Marlene希冀地睁大了眼,Denzel则要更冷静一些。 


“想起来了?什么时候?什么事情?”Marlene问道。 


“一件在昨天,另外两件在晚上。它们……不是很愉快的回忆。”Tifa说,“我想起了你做噩梦的时候,你问我,为什么那么多人要死去。” 


“嗯。”Marlene说,“那时候你告诉我,悲伤是终结不幸所要付出的代价。”她咬着唇看着桌面,过了会儿重新抬头注视Tifa,“可你至少已经记得了!还有别的吗?你说过有三件事。” 


“我想起了你患有星痕症候群的时候,”Tifa看向Denzel,“还有在教堂里,Marlene被从我身边带走,在我和那家伙战斗之后——”Cloud说他的名字是什么? 


“Loz。”Marlene说,Tifa点点头,“你还没有想起和Cloud有关的事吗?”


Cloud和Tifa不自觉地飞快对视了一眼。 


“还没有。”Tifa轻声回答。 


Marlene的小脸上扬起微笑:“我很高兴你开始回忆了,Tifa。虽然它们都是不太好的过去,但我……还是很高兴。” 


“我也一样。” 


虽然空气中还弥漫着一些莫名的不安,但很快,两个孩子准备去睡觉了。Tifa知道为什么——追悼会将在明早举行,他们的心情为此变得沉重。 


她和Cloud一起上楼与孩子们道晚安。Denzel已经睡下了,他对Tifa轻声说了句“晚安”,对Cloud则说了声“明天见”,然后翻身拉过被子盖好。 


两人还未到Marlene房门前,小女孩已经自己走了出来。“你们看见Mouse了吗?”她问道。


“Mouse是谁?”Tifa问。 


Marlene闻言,眼神中掠过一缕凄然,速度如此之快以至于Tifa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Cloud轻声说:“她的布偶兔子。” 


“噢!它在楼下呢。今早你把它带下来的。”Tifa对Marlene说,“我帮你拿上来吧。”


他很快就在楼下找到了这个遗失的玩偶。回到Marlene房间时,Cloud正在给小女孩盖上被子。Tifa将Mouse递给Marlene。小女孩低声说:“谢谢。晚安,Tifa;晚安,Cloud。”两人出房间时,她加了句:“把灯关了吧。” 


Cloud摁灭了灯,但Tifa已经知道等Marlene睡着之后,他还会悄悄地把它重新点亮。Cloud下了楼,Tifa站在原处犹豫了一会儿,也跟了下去。Cloud正坐在吧台旁边给自己倒上一杯酒。他看见她,扬起杯子:“喝一杯吗?”


“好啊。” 


Cloud倒好另一杯递给她。她轻啜一口,酒液入喉如同火烧,但却回味甘甜悠长。 


“Corel酒,”她看着杯中,“这是我调制的,对不对?” 


“对。你想起来了?” 


“没有,不过我知道该怎么调它,也知道它的味道。”Tifa又喝了一口,把玩着酒杯。 


两人静静地坐了几分钟。孩子们入睡以后,Tifa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今天一天她都处理大大小小的家务,虽然已经很疲惫了,她却怀疑自己能否入睡。她应该利用这个时间和Cloud谈谈,以便更了解他一些,然而她又不知道从何说起。Cloud眉宇间也透出疲倦之色,而且,如果她开口,很可能由此引出更多的问题。她犹豫着是否该在今夜开始——或者,Cloud还没有准备好回答? 


Cloud喝完酒,站了起来:“我去睡了。还有什么事吗?” 


Tifa摇摇头:“没什么。谢谢你。” 


“嗯。晚安,Tifa。” 


“晚安。”她轻声回应,手指握紧了杯壁。她该追上去告诉他,他可以回两人的房间睡觉吗?她能让自己适应睡在他的身侧吗? 


上楼时,她仍在这件事上徘徊不定,然后她才发现自己是在庸人自扰。Cloud已经在客房里睡着了,门是开着的。她伫立在门边,看着直接躺在被子上就沉入梦乡的Cloud,他的靴子倒在床边。Cloud的呼吸深沉而悠长——他确实已经非常累了。 


Tifa静静地凝视着他的睡脸。趁他睡着时端详他要比直面那双毫无波澜的眸子容易得多。这时的他要显得年轻一些,平静的脸上不再带有焦虑和疲惫。她轻叹了口气,转身走进对面的主卧室,换上睡衣,在那张大床上躺下。这一次她并没有像昨天那样关上门。躺在床上,她可从客房的门里看见Cloud的脚。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睡着。


第二天,所有人早早起床为追悼会做准备。Tifa发现给孩子们做早餐让她感到莫名的舒适,并觉得确实是在做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情。吃过饭后,她上楼换衣服,刷牙。当她经过Marlene的门前准备下楼的时候,从房里传来的一声短促的抽噎拽住了她的脚步。她上前敲了下门:“Marlene?” 


一阵沉默后,门的那一边传来小女孩的声音:“嗯?” 


“我可以进来吗?” 


又是一阵沉默。 


“嗯。” 


Tifa打开门,Marlene正背对着她坐在书桌后,脸藏在尚未梳理的头发后面,躲避着Tifa的视线。 


“我马上就准备好。”Marlene说。 


Tifa绕过书桌,想看看她的正面,但Marlene飞快地别过头去。 


“Marlene?” 


“我很好。”她的声音透着一股紧张。 


她显然很不好,但Tifa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处理。让Marlene一个人静一静?但她真的需要吗?Tifa微微摇头,本能促使她伸手,温柔地轻触Marlene的后背。Marlene的双肩倏地紧张起来,她的呼吸哽在了喉间。她低头用桌面挡住自己的脸,身体无可抑制地颤抖着。Tifa看见她的一只手紧握着一把梳子,指节因用力过度而发白。 


“我自己扎不了辫子。”Marlene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我不行。Cloud和爸爸也都不会。只有让它这么散着,我想把它系起来,可没法把它理顺。以前……以前是你帮我系头发,还有……”她抽了口气,摇头,努力想平静下来。 


Tifa走到Marlene身边,半跪着将她抱在怀里。Marlene的身体僵硬了一下,然后她的眼泪喷涌而出。她扑进Tifa怀中,将脸藏进她的肩膀,痛苦地啜泣着,在撕心裂肺的哭声中尽情地释放自己。Tifa紧抱着小女孩,泪水盈满了她的双眼,听着Marlene带着抽噎断断续续的倾诉。Tifa不能完全听懂,但她抓住了“学校”、“我的朋友Kiri”,然后清晰地听见了Marlene的低语:“你不记得我了,可我好想你……好想你……”


泪水顺着Tifa的双颊淌下,她更用力地抱紧Marlene。然后她看见了脸上满是焦灼神色的Cloud出现在门口——他想弄明白Marlene怎么了,但当他看见Tifa正抱着Marlene后,便悄悄地退开了。 


“你还爱我吗?”Marlene悲凉的声音中充斥着伤痛与绝望,像一只手狠狠地揪住了Tifa的心脏。 


“傻孩子,”她低声安慰道,“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Marlene哭得更厉害了,Tifa哼着一首安静地曲子,轻轻地摇着她。Marlene的抽泣慢慢平息下来,她静静地依赖在Tifa怀中,抽噎慢慢回复为平稳的呼吸声。 


“你妈妈过去常给你唱这首摇篮曲。” 


哼唱声戛然而止。Marlene抬头看着Tifa:“我难过的时候你总是唱这首歌给我听。” 


(我妈妈的摇篮曲……)这几个字眼和刚才不由自主唱起的曲子在Tifa脑海里盘旋着,她闭上双眼,一个美丽的黑发女性在她眼前一闪而过。她的母亲?她似乎看见了自己坐在Marlene床边,一边理着小女孩的头发,一边哼着同样一首曲子。回想只维持了一瞬,但她已经明白自己已有许多次像那样一般,为自己的女儿哼唱这首歌谣。 


“我想起来了。”Tifa低声说,她睁眼,发现Marlene正看着她。 


“我想起来为你唱歌的事。”她记不得哼唱的缘由,但她知道可以抚慰Marlene。虽然这仍不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回忆,但她告诉自己,有总比没有好。自己的过去一定存在美好的回忆,或许她很快就能想起。 


Marlene的眸中充满希望:“真的吗?” 


“当然。” 


Marlene长长呼出口气,脸靠着Tifa的肩膀,“Tifa?” 


“嗯?” 


“我好害怕。” 


Tifa咽了口水。 


(我也一样。) 


她清清嗓子,说:“我不会离开你们,好不好?” 


“好。”Marlene不情愿地和Tifa分开,“我们马上就得出门了。” 


“来吧,我来帮你理头发。”Tifa站起身,让Marlene坐回椅子上,她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梳子,熟练地将小女孩的头发梳成一条长辫,“这样,对不对?” 


Marlene站起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有那么一瞬Tifa几乎以为她又要开始流泪了,但她只是低声说:“谢谢你。”她深吸了口气。抚平身上的衬衫,手经过腹部的时候,她明显皱了下眉。 


“要不要吃点止疼药?”Tifa问。 


Marlene用力地摇摇头:“我好多了,而且我也不想在纪念碑前睡着。”


Tifa慢慢点了点头:“那好吧。”她会时刻关注着Marlene。她已经明白Marlene和Denzel都是那种忍着伤痛也不肯告诉别人的孩子。


她跟着Marlene下了楼,Cloud和Denzel正坐在吧里等待着。Cloud投给Tifa一个疑问的眼神,她试图回应他一个安慰的微笑,但嘴角弯到一半就再也上扬不了了。


四人一起步行去在学校遗址附近举行的悼念会场。已经有很多人聚集在那儿,将一束束鲜花放在刻满了名字的巨大石碑前。 


会场有很多聚在一起的孩子。他们中的一些人因骨折而吊着挂带,或是身上缠满了绷带。Tifa看见Aria正坐在一张轮椅里,Izzi也在她旁边。Denzel牵起Marlene的手,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Tifa有些迟疑地站在Cloud身侧,还有几个陌生人——或许不是陌生人,但她确实不认识。一个站在孩子们旁边的中年妇女发现了Tifa和Cloud,她兴奋地快步走过来,双手紧握住Tifa的一只手。“噢,Tifa,见到你真好。很抱歉,我到现在都没能有空来探望你。这段时间真的是太乱了……”她温和地一笑,“我突然意识到你可能已经不认识我了。” 


“Tifa,这位是Cira Burke。她管理着本地的一所孤儿院——就是Izzi生活的那所。”Cloud解释说。 


“哦。”Tifa勉强对她笑笑。 


“我为你所做的表示感谢。如果不是因为你,Izzi就不会在这儿。我已经失去了很多孩子。”悲伤的阴云掠过她的脸,“我们生活的世界就是这样,对不对?”她摇摇头,“Tifa,如果有我能帮上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我。” 


“谢谢你。”Tifa目送Cira回到孩子们中,“Edge里有多少座孤儿院?”她问Cloud。 


“三座。有些孩子被家庭领养了。但经历过一些事情后的他们很难让自己适应家庭生活,于是又逃走了。”Cloud看向站在一起的孩子们,“我们知道三所孤儿院的管理人,也认识很多领养孩子的夫妇们。我想,今天你还会看到他们中的更多人。” 


在悼念仪式开始前,Tifa确实遇见了很多对养父母,他们承受着失去孩子的巨大悲痛,可她甚至不记得他们了。


一个男人上前朗读在这场灾难中遇难者地名单。悼念会由此开始,然后其他的朋友和家庭轮流上前讲述关于遇难者的事,与在场众人共同分享属于过去的记忆。


Marlene在悼念会进行到中程时终于撑不下去,开始抽泣。但她并没有到Tifa和Cloud这里来寻求安慰。他只是紧抓住Denzel的手,小男孩则一只手搂着她。Denzel没有哭,只是直视着前方,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悲伤,但他紧紧地和Marlene靠在一起。还有许多孩子,他们或是以眼泪宣泄自己的悲痛,或是将它抑制在自己的心中。 


Tifa一直站着,悲伤让她痛得几乎已经麻木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在一瞬间就摧毁了无数人的未来。在如此多的人失去生命的情况下,她又怎能为仅仅失忆而感到哀伤?她的孩子——即使她已不再记得他们——还活着。虽然他们的心灵和身体都受到了重创,可至少他们还活着。 


一种混合着心痛、内疚、失望以及困惑的情感忽然令她开始感到眩晕,呼吸困难。躺在床上、告诉Marlene悲伤是终结不幸的代价的一幕闪电般划过她的心头,但此刻她的回答不再有意义了。真的有什么不幸被终结了吗?那些死去的孩子们还不曾做过什么,他们只是在尽力地学习和成长。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思绪杂乱无章。一些似曾相识的人影在她眼前掠过,她记不起这次悲剧,即使它已经改变了她的一生。她的呼吸窒在喉间,more in an attempt to breathe past the emotions clogging her chest and throat than anything else(T T,翻译无力求助)。然后她感到一只手正轻触她的后背:“Tifa?


——————————————————————


所有人都去看Aerith——Tifa,还有她的拯救了世界同时也失去了许多的同伴们。Aerith在遗忘之都的湖水中静静地逝去了。和朋友们伫立在一起,Tifa痛哭失声,内心盛满了悲伤。Cloud的手轻抚着她的肩膀,当她几乎要溺死在悲怆和绝望的浪涛中时,这是她唯一的安慰和精神支柱…… 


——————————————————————


Tifa紧闭双眼。Aerith……遗忘之都……还有Cloud。她并没有真的在刚才的回忆中“见”到Cloud,只是在盈眶的泪光中感受到了Cloud的存在。这令她在感到痛苦的同时稍有了些安慰——至少Cloud是确实存在于她的过去中的。 


Tifa强迫自己站直,背后的触感消失了。但Cloud已微微转身看向她,脸上带着担忧。她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她几乎被刚才的情感淹没了,说不出话来。她望着站在一起的孩子们。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痛苦……如果Marlene再问我上次的问题,我又该怎样回答?我能有答案吗?) 


Tifa回头看向Cloud,看见他眉宇间的深深的哀伤。一旦注视着他的眼睛,她马上就发现了包含在其中的伤痛。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一定有无数次曾依靠过他的臂膀,每个人都把他视为顶梁柱,但当他疲惫的时候,又去依靠谁呢?还有她自己……她还在弄明白怎样才能独立。 


或许是为了寻求安慰,或许是为了安慰他,又或许是因为别的缘由——总之,她鬼使神差地将自己的手交到Cloud掌中。肌肤相触的一瞬间,他明显地僵了下,但旋即放松下来,紧握住她的手。 


手上传来的力量让Tifa稍稍平静了一些。就这样,两人紧握彼此的手,和其他人一起度过了这场追悼会。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