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泽

目前为了柱扉努力肝图纸

Anchor [CT] 【第十章 身体的记忆】

Anchor [CT] [时间线在最终幻想Ⅶ:降临之子的后面]


小说作者:Qwi-Xux(USA)  共29章 地址:https://www.fanfiction.net/s/4727698/1/Anchor


译者:漫游の慢慢游(CHN) 2012年1月-2014年3月 序章-第二十二章 地址:http://tieba.baidu.com/p/1363991802 【已获得授权】




===================================================================



【第十章 身体的记忆 】


Cloud和Tifa到达度蜜月的酒店时,天色已经接近黄昏。他们会在这里过上一周。 


从房门关上的那一刻起,两人之间就充满了紧张和尴尬——Cloud觉得从他的感觉来说是这样的。Tifa的神情稍显犹豫,但她的眸子熠熠生光。 


这一刻终于到来了,Cloud手足无措。他明白他该做什么,可焦虑和紧张啃噬着他,他很有可能毁了这件事—— 


“Cloud。”Tifa走近他,握住他的双手。 


这个熟悉的动作起到了一些效果。Cloud深吸了口气。他的身体和意志在此刻分成了相互剧烈斗争的两派——身体对她的反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烈,而他的大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不想伤害你。他伤痕累累的身心让他始终认为自己对Tifa来说不够十全十美。 


Tifa的一只手轻抚着他的脸颊:“我不会有事的。”她的手划过他的下颔,他的颈肩,他的胸膛,继续向下。他的身体条件反射般地颤抖着,双手在Tifa指尖紧握成拳。他向她走近一步,彼此的身体几乎碰到了。他的一只手向她衣服上的纽扣探去。她凝视着他蔚蓝色的双眼,任身上的婚裙掉落在她的脚旁。 


Cloud注视着Tifa,她的眼神中明显掠过一道战栗的不安,一只手本能地遮掩住那道盘踞在她胸前的长长的伤疤。她的动作让他忽然明白——其实,Tifa也有对自己不自信的心情,可她愿意将自己的伤痕毫无保留地展现在他面前,就像以前一样。 


他轻轻牵起Tifa挡住伤痕的手:“Tifa,你很美。” 


她紧张的双肩慢慢松弛下来,她走出最后一步,两人身体相触的瞬间,他仅存的自控力在刹那烟消云散。生平第一次,他只想和Tifa在一起,再没有别的念头;生平第一次,他完全地把自己展露在别人眼前,不再掩饰他的一切伤痕,一切缺憾。 


生平第一次,他并不为它们而感到羞愧。


——————————————————————————


Cloud带Tifa走进车库放着沙袋的地方。他已经想好了几种方式,但他决定先从最简单的开始。在Tifa的注释下,他一边暗自期盼着Tifa可以记起战斗技巧,一边挂起沙袋。他希望她可以保护自己,如果她无法——算了,到时候再说吧。 


他对Tifa指了指沙袋:“先从打沙包开始。” 


Tifa迟疑地走上前,Cloud马上就从她的姿势知道了他的期望落空了:当Tifa出拳的时候,沙袋几乎没有移动——她的拳击毫无力量。Tifa皱眉,加大了力度。这一次,沙袋向后一摆,然后直冲她面门飞来,她双手将它拦住。 


“好吧,或许这不是最好的办法。”Cloud说,“不打沙包,来试试打我。”


Tifa看着他:“什么?可如果我伤到你怎么办?” 


“那正是我想要的效果,”Cloud把沙包拉到一边以腾出空间,“来吧。”


Tifa的神色变得更迟疑不定了。她咬着唇,勉强点点头:“好。” 


刚开始她并不是很用心,但当他灵敏地躲过她每次挥击时,她的身姿开始变得更稳定,拳速也越来越快——她甚至还没有成功地摸到他的一片衣角。她抿紧唇,眼中似乎点燃了什么东西。 


他侧身,低头,令她的两次进攻如数落空。


“Cloud,我不明白这——” 


就在Tifa说话的时候,Cloud抢入进来,他擒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臂反扭至她的背后。


她瞬间转身,扬起一记高踢腿直奔Cloud的面门,同时挣脱了他的掌控。Cloud抓住她的脚,试图让她失去平衡。Tifa顺势倒下,双手撑地,身体一旋,再次摆脱了他的手,另一只脚扫中了他的小腿。Cloud顿时摔倒在地。 


Tifa倒抽口气,急急后退几步:“抱歉!伤到你了吗?”


“没事。”他的胫部可能会肿起来,但他觉得这是个好的开始。他露出微笑:“看来你还记得一些。” 


Tifa打量着自己的双手:“这种感觉好奇怪。” 


“还能那样做吗?你能不能自然地做到,而不是靠下意识的反应?” 


“或许能吧。” 


“如果不行,我们就一直这样坐下去,直到你可以。”Cloud坚定地说,“它还在,Tifa。只是需要你去把它挖掘出来。”他站直身体向她示意,“再来,试着打我。” 


这次他发现她的姿态更稳定了,但她进攻时仍显得有些拘束。他明白原因,但他想要她放开手脚,抛却顾虑——他得确信她可以把任何胆敢于在她身上碰运气的家伙揍得屁滚尿流。 


Cloud的动作越来越快,他双手分击她的腹部和头部。Tifa如数挡下,然后还击。虽然一拳未中,但Cloud已经实现了自己的目标——她逐渐主动了起来。 


他慢慢提升着他的速度和力量,开始全力以赴地别到并锁定她。如果她可以防守下来,或者,可以挣脱他的控制,那样至少会让他放心一些。 


他越来越敏捷,她的速度也随之提升。他满意的看着她的动作变得流畅,逐渐找回遗忘的技巧,暗自松了口气。几个回合后,他成功地扫倒了她,同时按住她的双肩。Tifa背部着地摔倒,Cloud用膝盖压住她的双腿,双手将她的手腕牢牢按在地上。 


Tifa睁大了眼,Cloud猛地意识到这个异常暧昧的姿势令两人的身体挨得极近,虽然他成功地制服了她,但身体却在他尚未察觉时,对她有了最直接的反应,而这显然和训练没有半点关系。 


他正要放手起身,Tifa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冷漠,夹杂着几分痛苦。她挣脱腿部的压制,侧身一翻。不到三秒钟,她就把他丢了出去,自己站在几米开外。她呼吸急促,T恤也变得又脏又皱。 


Cloud的心跳也非常剧烈,但这不是因为疲惫。他看着双手捂住脸的紧张的Tifa,心里涌起一阵内疚,或许刚才的事情让她对自己失望了。 


“Tifa,我——” 


Tifa放下手:“有个男人。在……一座教堂里?”她闭上眼,用力摇摇头,“我和Marlene在教堂里面。我记不起来为什么我会在那儿……但肯定有个男人。我和他战斗,但我失败了,我没有力气起身。他站在我上面……然后他要带走Marlene。他要带走她,而我无力阻止我动不了,呼吸困难。” 


又一段充满伤痛的记忆涌入了她的脑海。Cloud希望Tifa取回她的记忆,但他了解她的过去包含着怎样的痛苦。她在被迫着寻找,再重温那些艰难岁月,而同时他也感同身受。那些是他自己做过的事,但他从来都不愿去回想,更不为它们而自豪。


Tifa睁开眼:“为什么他要带走Marlene?”她露出害怕的神情,“他没有……对她做什么吧?” 


意识到Tifa可能在往不好的方面想,Cloud坚决地说:“没有。他只是把她作为诱饵。这是星痕和Reunion那个时候的事情。” 


Tifa困惑地摇摇头:“Reunion?我知道星痕症候群,它后来被星球的治愈之水消灭了。”


Cloud眉头微皱:“你需要了解的事情还有很多。” 


Tifa叹了口气:“是啊。”她做了个深呼吸,将头发拢到耳后,“好吧,我去洗个澡。然后,我做早饭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过去的事情吗?” 


“你不用作早饭的,你——” 


Tifa摆了摆手:“我知道。Cloud,我知道我现在没有那个必要,但我想做。”她凝视着他,“我想做点事情帮忙的时候,你不用这样拦着我吧。” 


这样带有明显的Tifa风格的发言让Cloud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每次她十分自然地说出这样的话时,他就能依稀看见康复的曙光。 


“孩子们比较喜欢吃什么样的早饭?”Tifa问。 


这很简单。“鸡蛋做的薄烤饼,不过他们现在可能已经吃腻了。这一周我都在给他们做这种早饭。” 


“听起来你好像只会做这一种。”Tifa语气中带着轻松的揶揄。 


Cloud无可奈何地耸耸肩。 


“那,我来做烤饼吧。”Tifa向他柔柔一笑,“谢谢你,Cloud。虽然我仍然想不起怎样战斗,可当真的动手的时候,那些技巧就好像逐渐回归了。” 


“那你现在可以自主地战斗了么?” 


“嗯。” 


Tifa回到二楼。Cloud坐在吧凳上,双手撑着头小憩片刻。他曾希望帮Tifa重拾战斗技巧能够缓解一些他现在混乱的思绪,这起了一定的效果,但同时也揭露出了一些新的问题。现在,他想,至少Tifa可以战斗了——这让他对重开第七天堂的决定放心了许多。 


楼上传来脚步声,Cloud抬头看见Denzel正步履沉重地走下楼梯。 


“嗨,Cloud。” 


“早安,Denzel。” 


Denzel的神色很疲惫。他通常都习惯早起,但在这周,每个早上他的情况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糟。他沉默地在Cloud身旁坐下,把前额枕在他完好的手臂上。 


Cloud握了握Denzel的肩膀,他没有问他是否安好,因为他知道小男孩的回答只会是“好”——同时他也知道那不是真的。 


Denzel侧过脸看着Cloud:“Cloud,等下我可以去Izzi那里吗?Aria今天要出院,我们想去医院接她,送她回家。” 


“当然可以。要不要我开车载你?”


Denzel摇摇头:“我想走路。” 


“一定要记得——” 


“带上应急电话。”Denzel和Cloud一起说完了下半句,“我会的。”他抬起头来,“明天就是追悼会。” 


“我知道。”Cloud在Denzel的眼神中搜索着。


Denzel眨眨眼,似乎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开口。Cloud没有追问,他担心Denzel的坚强可以持续到什么时候。 


他阖上眼。一根看不见的细线联系着他们彼此。什么会让它断裂?后果呢? 


“你觉得他们会重建学校吗?”Denzel问。 


“现在还不清楚。如果不的话,我想他们或许会用另一座建筑作为新的学校。”Cloud说。


Denzel静静地点点头,然后换了个话题:“今天的早饭我们又得吃鸡蛋吗?”


“是啊,今天我来做个花式煎鸡蛋。”Cloud说,他看见小男孩露出死心的表情,微微笑了起来,“开玩笑的。Tifa会给你们做薄烤饼。” 


Denzel眼神一亮:“真的吗?太好了!”他的神情看上去不算多振奋,不过至少也显得清醒了几分。他滑下吧凳,跑到楼上去了。 


几分钟后,Tifa下来开始做面糊。Cloud靠在柜台边,看着她向平底锅中舀入一勺面糊,一边慢慢讲述起Kadaj和他的同伙、孩子们被诱拐、Sephiroth的重生,以及Aerith的治愈之水。


“Aerith?”Tifa翻动着烤饼,问道。 


Cloud的手指蓦然收紧。 


“她……她是我们在寻找Sephiroth时的团队成员之一。就在Meteor之前,Sephiroth杀了她。她是……”他该怎样描述Aerith?“她很勇敢,很开朗,总是愿意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保护别人。”Tifa和Aerith在某些方面很相似——她们都愿意以自己的伤痛去换取他人的幸福。 


Cloud语气中的某种东西引起了Tifa的注意。她看向他:“你爱她吗?”这个问题并没有包含责怪或者难过,只是单纯的好奇。 


Cloud沉默了一会儿。在Aerith去世后这么多年再和Tifa谈及这个问题令他感到非常怪异——尤其是以前的Tifa明白,他和Aerith之间的感情是怎样的。 


“有段时间,我不能确定这个问题的答案。我的神智和人格都很混乱。Aerith是我非常关心的人。Sephiroth杀死她的时候,我就在当场,但没有能力阻止。我为她的死自责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真的回答Tifa的问题,于是他抬头,直直地迎上她的视线。“是的,我爱Aerith,但感情是不一样的。我真正爱的人是你,Tifa。这段感情在我还是个傻孩子的时候就开始了。只是,过了很久很久,我才真正承认了对你的这份爱。我过去很害怕。” 


“害怕什么?”Tifa把煎好的最后一块烤饼放在一旁的烤饼堆上,但她的视线并没有离开他。 


Cloud取出几张盘子:“我害怕失去你,害怕伤害你,害怕很多事情。” 


他的话音刚落,Tifa的眼神里似乎掠过了什么。Cloud知道,在这一瞬,两人的心中都闪过同一个念头:他已经失去了她——他已经失去了曾经的那个她。 


“噢。”一阵寂静过后,Tifa轻声说,“Cloud?我……对不起。” 


Cloud摆好盘子,转身正对着她:“不用道歉。过去,你总是对我说不要为不是自己的错而道歉。你说:‘做自己能做的事,一步步向前走。’”她叫他永远不要自暴自弃,她也从未放弃过他。“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会尽我所能地帮你重新找回你自己。” 


为了和她在一起,他已经历过一次千磨万难。如果有必要,他会不惜再承受一回那些痛苦。


评论

热度(5)